与大盗驳火颈中弹 前警员忆述:我以为我死了

陈福华1972年颈部中枪,留下一个两角硬币大小的枪伤疤痕。(海峡时报摄)
陈福华1972年颈部中枪,留下一个两角硬币大小的枪伤疤痕。(海峡时报摄)

字体大小:

买饮料惊见有人疑似腰间插着枪,警员大喝一声,双方迅速拔枪射击,警员射中匪徒腹部,自己颈部则中弹,险些全身瘫痪!现在忆起这段经历,前警官陈福华说:“我以为我死了!”

正值本地盗匪横行的1972年,劫案频频发生,警方扫黑行动雷厉风行,力挫私会党的锐气。当年的“千面大盗”林万霖、林万霖的得力助手“猪仔”蔡亚九以及“兄弟大盗”,均是通缉犯榜上人物,也是于那一年,这些盗匪都死于警方与陈福华的枪下。

陈福华(75岁,保安业务主管)当年在女皇镇警署担任助理调查官,经常处理偷窃和抢劫案,但他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跟“兄弟大盗”中的弟弟穆斯塔法·哈山(Mustapha Hassan)交手。

当年的“兄弟大盗”穆斯塔法·哈山以及阿都瓦哈(Abdul Wahab),涉及多起走私枪械以及持械抢劫案,是非常危险的人物。

陈福华受访时忆述,当时他入行五年,在1972年10月29日那一天,他和两名警员乘坐一辆车到路边摊买黄梨水,当时还有另一名顾客下车买饮料。“我留意到对方腰间有东西突出,像是一把手枪,因此心中起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携带枪支的都是危险人物,我立即用马来语吆喝:‘警察,不要动!’”

陈福华拔枪冲向前,怎料穆斯塔法竟把友人当“挡箭牌”,他只能凭直觉,朝穆斯塔法的腹部开了一枪。

结果,两声枪响划破紧张的气氛,陈福华感觉自己的颈项一阵剧痛而倒下,眼见穆斯塔法还站在眼前,他心想再补上一枪,但手指乏力,浑身无法动弹。

中枪受伤后,陈福华在床上整整瘫痪了五天,虽能缓慢说话,但手脚却无法动弹。他的身体后来才慢慢恢复,颈项留下了一个两角硬币大小的枪伤疤痕。

获颁“英勇奖章”

“之后看报道,我才知道面对的是穆斯塔法。身为警员我们需要捍卫法律,我离家上班时,就预想到可能无法回家。中枪时,我以为再也回不了家,但庆幸我还能回家。”

为此,陈福华也在1976年获颁“警察英勇奖章”。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2年4月3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