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花拉公园新组屋 或以黄金地段模式推出

订户

字体大小:

分析师指出,花拉公园新组屋似乎是近年首个以体育为主题的预购组屋项目,相较附近其他较新的组屋,它不仅同样位于市区边缘、毗邻地铁站、设施充足,而且提供多样化的体育活动选项,因此花拉公园新组屋项目的四房式单位,售价可能介于55万元至70万元。

未来三年内,邻近花拉公园和小印度地铁站的一幅地段将兴建约1600个组屋单位。这块地皮距离我国首个黄金地段组屋项目梧槽River Peaks I & II仅800米,受访分析师认为,新项目也可能在黄金地段模式下推出,四房式单位预计售价高于55万元。

橙易产业(OrangeTee & Tie)研究与咨询部总监孙燕清说,花拉公园新组屋似乎是近年首个以体育为主题的预购组屋项目,相较附近其他较新的组屋,它不仅同样位于市区边缘、毗邻地铁站、设施充足,而且提供多样化的体育活动选项。

因此她认为,新项目若在黄金地段组屋模式下推出,整体申购率预计将超过10;若不然,申购率也会超过8。

“这一项目有助打造由志同道合的体育爱好者组成的强大社群,他们作为邻居可交流想法并分享共同兴趣,从而加强和振兴新加坡体育界。鲜明的体育主题还可鼓励其他邻居或年长者参与和转向更活跃的生活方式。”

孙燕清预计,花拉公园新组屋项目的四房式单位,售价可能介于55万元至70万元。

ERA产业研究咨询部主管麦俊荣则根据近期在市区边缘推出的预购组屋售价,估计这一项目的三房式单位售价可能介于42万元至49万5000元,四房式则介于59万元至72万元。

受访居民:新组屋能为邻里注入新活力

花拉公园一带以年长居民居多,推出预购组屋项目能让更多年轻家庭住得靠近父母。虽然这意味着区内人口将增长,但受访居民对此表示欢迎,认为这能为邻里注入新活力,营造更温馨的社区。

2004年入住花拉公园路四房式组屋的蔡珮琦(48岁,秘书),近年来观察到这一带有老龄化的现象。附近几座组屋的居民,很多都已五六十岁或更年长。

她因此认为,重新发展花拉公园,兴建新组屋和体育中心,可为邻里加分,吸引更多年轻家庭搬进来,尤其是这些年长居民的子女。

黄正勇(31岁)一家三代同住在花拉公园排屋,距离重新发展的地皮仅一步之遥。他说,这里交通便利,靠近市区,很多人都想在这里购屋,只是碍于近年没有推出新组屋。

“年轻一代大多是双薪家庭,很难在家照顾孩子。住得靠近父母,方便他们工作时将孩子寄放在父母家。家人住得近,也能增进感情。”

黄正勇并不担心邻里会因此变得更拥挤。他说:“人多是好的,能互相认识,营造社区精神,附近的商家也会开心。”

此外,小时候在花拉公园泳池学游泳的蔡珮琦也说,她明白年长一代对这个泳池的情怀,但设施既已老旧,就应该改进翻新。15岁的儿子过几年就要当兵,因此她很高兴区内将有设施完善的体育中心供他锻炼。

游泳俱乐部6月底须迁走 未找到地点恐影响国手备战

由退役游泳名将洪秉祥创办、设在花拉公园游泳池的泳校和游泳俱乐部,须在6月底迁出现址,但俱乐部至今未找到可行的替代地点,恐影响一些国手为今年几个重大赛事备战。

花拉公园一幅占地约10公顷的地皮,将重新发展为集合体育和休闲设施的组屋区。然而,建于1957年、拥有65年历史的花拉公园游泳池,因过于老旧未获保留。

游泳俱乐部 搬离期限或延长至8月底

洪秉祥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的泳校和游泳俱乐部须最迟在6月30日搬离这个使用了18年的训练场地,这个期限有可能延长至8月底。

泳校学生将继续在英华自主中学和英华初级学院的泳池上课,但俱乐部方面,尽管过去几个月同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和新加坡游泳协会进行了多次讨论,仍无法达至令人满意或可行的解决方案。

洪秉祥说,今年有多个重大赛事,如东运会、共运会和亚运会,因此他正绞尽脑汁,尽可能减少对国手训练计划的影响。他昨天也发信给俱乐部会员,表示将继续与各方接洽,直到达至可行方案。

2004年,洪秉祥租下花拉公园游泳池并将其改头换面,开设了泳校和游泳俱乐部。这些年,许多奥运和残奥选手都在这个泳池进行训练,包括夺得五枚残奥金牌的泳将叶品秀。

洪秉祥本身也是自五岁起就在花拉公园游泳池,师从父亲洪德美学习游泳,并在1982年创下50米自由泳世界第一的传奇。

他说,多年来,花拉公园培养出许多本地体坛传奇。因此,在重新发展花拉公园时,保留和延续这样的体育精神是最重要的,他也欣慰看到各方对此看法一致。

问及他对发展后的花拉公园有何期许,洪秉祥引述澳大利亚已故著名游泳教练卡莱尔(Forbes Carlile)的话说:“我们要做的不是培养冠军,而是创造一个必将产生冠军的环境。”

建屋发展局、市区重建局和新加坡体育理事会昨天在联合文告中说,当局一直在和现有场地使用者密切商谈,协助他们为活动和营运拟定过渡计划。

花拉公园有着丰富多样的历史。1843年,本地首个赛马场在这里落成。1911年,英国飞行员克里斯蒂安(Joseph Christiaens)在赛马场启动第一架从新加坡起飞的飞机。

由于集合多个体育设施,包括田径场、游泳池、拳击场、网球中心和草场等,花拉公园与新加坡体育史息息相关,是多名现任和前国手的训练场地。花拉公园草场也用来举办多场社区活动,包括足球和橄榄球赛事。

当局自2018年起便开始同“花拉公园之友”、本地历史遗产社群、体育社群和附近居民交流,探讨如何保留这一区的运动特色。

不少人希望新组屋项目能结合体育设施,现有居民也建议加设跑道、开放的运动空间、亲家庭游乐设施,以及社区花园等。

一些居民也提议保留和改造前拳击场,用于教育和社交用途,如历史遗产展厅或体育课教室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