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马国死囚提无根据申请 两律师须承担2万元讼费

订户

字体大小:

两名律师因代表马来西亚籍运毒死囚提出“毫无事实根据”的申请,被最高法院上诉庭斥责行为不当,导致控方花费不必要的诉讼开支,两人因此须支付2万元的讼费给总检察署。

去年11月至今年3月,拉维与维奥莱特内托(Violet Netto)先后代表马来西亚籍囚犯纳加恩德兰,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检讨,让纳加恩德兰接受一组独立专家对他进行精神评估,以证明他的精神状态不适合被处以死刑。

上诉庭在今年3月29日驳回纳加恩德兰的申请,并严厉斥责他一再通过毫无理据的申请,试图拖延他被正法的时间,这等于是滥用司法程序,甚至损害整个司法体系的声誉。

总检察署随后向法院申请,让两名律师支付控方为这项申请所花的讼费,五司昨午批准控方的要求。

以大法官梅达顺为首的五司指出,任何刑事律师都应看得出,纳加恩德兰的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根据,然而拉维与内托仍选择代表当事人发起毫无理据的申请,因此控方为回应这项申请所花费的诉讼开支,必须由两人来承担。五司将这笔讼费定为2万元,并且在考虑两名律师的参与程度后,谕令拉维承担75%的讼费,其余25%由内托负责。

纳加恩德兰因走私42.72克的二醋吗啡而在2010年被判死刑。为了逃过上绞刑台的命运,他之后数次尝试提出不同申请,例如在2015年提出刑事动议,要求法庭改判他终身监禁。

纳加恩德兰后来申请总统特赦失败,原定去年11月10日被正法。就在他接受正法的两天前,代表律师拉维紧急提出司法检讨的申请,同日遭驳回。律师随后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案件展期至今年3月1日审理,代表律师也从拉维换成内托。

根据上诉方的说法,拉维去年11月到监狱探访纳加恩德兰后,坚信后者的心智年龄已显著退化。因此,上诉方要求让纳加恩德兰接受精神评估,以证明他的精神状态不适合被处以死刑。

五司:没有证据说明死囚精神状态退化

不过,五司认为,没有任何证据可说明纳加恩德兰的精神状态出现退化迹象。而且,拉维不具备医学专长,他对当事人的心智能力所做的判断纯属“个人揣测”,无法成为呈堂证据。纳加恩德兰已在上个月27日伏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