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公私合作模式 让广大国人使用和受惠 政府提前在今年接管体育城

字体大小:

政府接管体育城后将有更大的控制权, 可让体育城更好地融入“活力加冷”计划,但最重要的还是让它更贴近民众。

为让体育城获得更好的管理和发展,使广大新加坡人能充分使用和受惠,政府昨天(6月10日)宣布终止与体育城私人有限公司(Sportshub Pte Ltd,简称SHPL)的公共私营合作(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PPP)协议,由新加坡体育理事会直接管理。

新加坡体育理事会主席官荣堂、总裁林德仁和体育城总裁杨汉忠出席了昨天在体育城召开的记者会。官荣堂说,体理会将在12月9日正式接管体育城,并透露这是他们在综合了许多因素,并经过慎重考虑后做出的决定。

他解释说,新加坡的体育生态环境这些年来发生巨变,新加坡得和区域国家竞争,所以须与时并进,由政府接管能有更大的控制权,将体育城更好地融入“活力加冷”(Kallang Alive)计划,但最重要的还是让体育城更贴近民众,让人们能在这一带享有丰富和多元的体育、娱乐与社区活动。

体理会是在2010年与SHPL签署了一项为期25年的公共私营合作(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PPP)协议,SHPL预先支付了13亿3000万元的体育城建筑费用,并管理场地和主办活动。根据原定计划,体理会在体育城于2014年建成后,每年支付1亿9370万元给SHPL,但体理会保留提前收回体育城的权利,不用支付任何赔偿金。

将付一笔费用给SHPL 三人不愿透露具体数额

不过,体理会在接管体育城的同时,也将接过SHPL剩余的银行贷款和营运费,并会根据体育城的公开市场估价支付一笔费用给SHPL。

至于须支付的具体数额,出席记者会的三人都不愿透露,只说这笔数目相当于如果他们继续履行合约至2035年所须支付的总费用,也就是下来12年约23亿2000万元。

体育城自2014年建成后,出现不少问题,包括足球场草皮不达标、周杰伦演唱会音响差、建筑物漏水等,SHPL高层管理也频密更动,但林德仁强调,那些都是过去式,并非政府要接管体育城的主要因素。

同时,提前与SHPL终止协议也不意味着PPP是个失败的合作模式。它是当时候最好的选择,因为私企能在许多方面提供政府专业的协助,况且当时2008年金融危机刚过,与私企合作能让政府为更迫切的需求腾出更多资源,与对方共担风险。

唐振辉:引进更多学校社区体育

官荣堂与林德仁在记者会上多次强调政府与SHPL是“和平分手”,并感谢SHPL这些年来为体育城做出的贡献。

体理会将成立一个管理团队在12月9日正式接手体育城,SHPL的现有26人团队有留下来继续受聘的选择。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昨天在面簿贴文说,“体育城是我们标志性的国家体育资产,它是新加坡体育的家,所以它必须更贴近民众及更有活力。”

“我们要更多新加坡人能来到国家体育场,对它更有归属感,并为它感到骄傲。它也必须成为我们日常运动体验的一部分。”

唐振辉也指出会把更多的学校和社区体育活动带到体育城,并定期在傍晚开放体育场给跑步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