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屋主担心日后 房子无法留给孩子也难转售

订户
仓立德和妻子住在宏茂桥多年,两人考虑选购50年屋契的替代组屋单位,以免儿子得用现金填补新单位的差价和装修费用。(张荣摄)
仓立德和妻子住在宏茂桥多年,两人考虑选购50年屋契的替代组屋单位,以免儿子得用现金填补新单位的差价和装修费用。(张荣摄)

字体大小:

对于建屋发展局为受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影响的屋主提供两种额外搬迁选项,很多受影响的宏茂桥屋主认为,若购买50年屋契替代组屋,房子日后无法留给孩子,也难以转售,因此不会考虑这一方案。不过,这个选择却适合另一些屋主。

一对受访的年长夫妇就认为,选择50年屋契的替代组屋意味着不用额外掏出现金来购买面积相近的新单位,所以他们有意这么做。

都已经退休的仓立德(72岁)和罗毓瑜(65岁)住在宏茂桥3道第564座组屋多年。他们目前居住在82平方米的三房式单位,下来有意选购大小相近的替代组屋,即80平方米的四房式单位。

仓立德说,他们预计可获得35万元至40万元的赔偿,而较低楼层的替代单位价格预计42万元左右,因此他们可能得掏出高达7万元。

“我们和儿子讨论过,他说可以帮我们支付新单位的差价以及下来的装修费,就当做是他的投资。”

不过,得知建屋局会为受影响屋主提供50年屋契的替代组屋选项后,仓立德认为这个方案更适合他们。

他说:“这样我们就不用动到儿子的现金,50年屋契的组屋便宜一些,赔偿金够我们装修新家了。我们老了,日后也不会想要再搬家,不需要99年的屋契。”

另一名受影响的屋主王国荣(53岁,电脑维修员)和妻子在四年多以前搬到宏茂桥,他们育有4岁的儿子和1岁大的女儿。他认为,尽管50年屋契的组屋较便宜,但将来无法把房子留给孩子继续居住。

他已在房产网站上登广告,希望能以比赔偿金更高的价格售出现有的三房式单位。

独居的陈明辉(63岁,清洁工)也同意,若购买屋契较短的单位,日后如果要转售,很难卖到好价钱。

一些受影响的屋主则发起请愿,提出三个诉求,即希望当局给予更高的赔偿金额、把8月份推出的宏茂桥预购组屋项目也列入替代组屋选项,以及免去屋主须支付的转售抽润和所有印花税等费用。

在第563座组屋住了八年的蔡善愉(40岁,信贷分析师)是发起人之一。她认为,当局提供的两种选项没有解决大多数屋主的诉求和担忧。

“我们认为预估的赔偿金额有点低,没有把这一带日后的发展考虑在内。替代组屋的地点也没那么方便,我们希望有其他的选项。”

请愿行动在一周内收集了大约325人的签名,请愿书已在上周三(6月29日)电邮给有关当局和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