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资调整方程式检讨工作启动 预计明年上半年完成

考虑到公交行业和出行习惯的改变,公共交通理事会在这一次的车资调整方程式和机制检讨中探讨现有方程式是否还有效,同时建议更好的方式让车资维持在可负担范围内,也确保公交系统的财务状况是可持续的。(梁麒麟摄)
考虑到公交行业和出行习惯的改变,公共交通理事会在这一次的车资调整方程式和机制检讨中探讨现有方程式是否还有效,同时建议更好的方式让车资维持在可负担范围内,也确保公交系统的财务状况是可持续的。(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公共交通理事会正在检讨公交车资调整的方程式和机制,预计明年上半年完成,并会在同年的常年车资检讨工作中采用新的方程式。

公交车资调整的方程式和机制检讨通常每五年进行一次。

公交理事会星期一(8月15日)发文告宣布启动检讨工作时说,考虑到公交行业和人们出行习惯的改变,理事会将检讨现有车资调整方程式和机制的成效。理事会也将建议采纳更好的方式,让车资既能维持在可负担范围,又能确保公交系统的财务状况可持续。

在这段期间,公交理事会将咨询乘客、公交业者、工运,以及交通专家等利益相关者。

上一轮检讨工作在2018年完成和生效,当时主要的调整是引进“公交网容量因素”(Network Capacity Factor,简称NCF),以更好地反映营运成本变化。

NCF把公交承载量及乘客使用量考虑在内。承载的增幅若高于乘客使用量,NCF就会是正数,进而推高可允许调整的车资顶限;反之,车资或可下调。

除了NCF,方程式也把能源价格指数、核心通胀率指数、工资变动指数和效力纳入考量。

根据这个方程式,2018年的公交车资获准上调4.3%,2019年批准再调高7%。2020年的车资原本允许上调最多4.4%,但鉴于冠病疫情,公交理事会宣布冻结车资一年。

疫情期间,由于乘客量锐减,甚至一度低至疫情前的25%水平,公交理事会在2021年计算车资调整顶限时,决定不把NCF完全计算在内。综合能源价格下滑等元素后,批准车资调高2.2%。

今年的常年车资检讨将继续采用现有的车资调整方程式和机制。

学者:须考虑政府津贴是否可持续

研究交通经济学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王崇基认为,公交理事会要考虑的迫切问题是政府目前承担的公交成本比率非常高。“除了每年的成本变化,方程式也要考虑到政府承担的津贴是否可持续。”

他也提到,疫情期间,乘客量大幅度下跌,至今仍未全面恢复。另外,虽然乘客量下跌,但趟次没有显著减少。“既然公交成本较固定,要是使用的人少了,每个人就得支付更多。方程式必须考虑到这个现实情况。”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说,随着能源和人力等各方面成本都上涨,方程式或需检讨现有组成元素所占的比例,适当地做出调整。

他直言,虽然政府近年来较常重申公交车资应反映实际成本,但他不认为公众已做好准备接受更高的车资。此外,我国的财政状况健全,从政治角度而言,与其大幅度调整,让车资维持现状是比较具吸引力的做法。

特斯拉建议,与其提供一致的津贴,当局可让较高收入者支付更高的车资,并同时继续协助低收入者,确保他们能负担得起车资。

新加坡管理大学战略管理学助理教授范平正指出,新地铁线的承载量和使用率只有在投入运作18个月后才会纳入NCF。考虑到近来有好些新地铁线启用,即使车资调整方程式不变,下来的车资还是会上涨。

他说,公交成本和营收的差距非常大,是否要完全补上这个差距并非公交理事会说了算。而且,公交网络扩大,受益者不只是乘客,也包括在公交设施附近的业主。因此,政府或可考虑通过其他方式,如税收,让这类受益者也为公交成本做出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