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父亲轻生自责愧疚 志工如今帮自杀遗族寻慰藉

字体大小:

五年前的一个上午,刘宝愉接到这辈子最不想接听的电话。

那是警方打来的。她的父亲在住家附近的组屋跳楼自杀。

刘宝愉(42岁,房屋中介)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忆述,当时她正准备出门参加颁奖典礼。“我当下慌了,脑子一片空白,心沉了下来。我只希望是警方搞错,希望一切只是个误会。”

由于母亲还在上班,刘宝愉决定在邻居和亲戚的陪同下,先到案发现场了解情况,待母亲下班后再当面告诉她这个噩耗。

问她是否曾担心母亲也会萌生自杀念头,刘宝愉说,她与母亲已达成共识。“现在只有我跟她相依为命,我们说好要珍惜生命,也会更珍惜彼此。”

刘宝愉的父亲生前是一名德士司机,他在一次车祸中受到撞击,导致颈椎过度屈伸损伤,严重影响心情和日常生活。她感叹,70岁的父亲骨骼已没那么强壮,就像用一支筷子支撑着一个保龄球。

“他每天都处于一种不舒服的状态,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平时想做的东西也没力气做,生活变得没什么乐趣。”

其实,父亲自杀的那一周,刘宝愉已帮他预约了颈椎专科和心理医生,心想只要他接受治疗,一切都会好转。不过,她认为父亲可能担心动手术会有风险,害怕失去行动能力后,无法扛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对于父亲选择轻生,刘宝愉表示理解和尊重,但难免还是会自责和愧疚。

“我是不是应该更关心他?我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这永远是个问号,不可能得到答案。”

在新加坡援人协会(SOS)志工的支持下,刘宝愉过了一年才走出丧父之痛。现在她是志工团队的一分子,竭力帮助其他自杀者遗族获得心灵上的慰藉。

为了让身处困境者有个抒发心事的安全空间,她在网上设立HEART生活社群(HEART Life Community)平台,召集志工分担解忧。

“最重要的是人们愿意走出来,把心里话说出来,相信一切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求助热线

新加坡援人协会:1800-221-4444

新加坡心理健康协会:1800-283-7019

关怀辅导中心:1800-353-5800

心理卫生学院:63892222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