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废除377A条文 修宪保婚姻定义 尚穆根:工人党没明确立场不愿担责

字体大小:

李显龙总理星期二在脸书贴文中说,国会通过两项法案,意义重大,是“平衡、睿智的前进步骤”。更重要的,是各方表现克制、彼此聆听,接受折中方案,共同取得积极的成果。

夹杂社会对同性恋和婚姻课题多极观点的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存废辩论,在一番相互争鸣后,以正式将男男性行为除罪化、同时进一步保护一男一女婚姻定义作结,标志着新加坡在推进社会平等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

废除377A条文 93票赞成 三票反对

国会星期二(11月29日)以85票赞成、两票反对和两票弃权,通过保护婚姻定义的新加坡共和国宪法(修正)法案。弃权票来自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和何廷儒,新加坡前进党两名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和梁文辉则投反对票。

废除第377A节条文的《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则以93票赞成、三票反对获通过。投下反对票的是工人党议员严燕松和陈立峰,以及官委议员云天德。

执政党不解除党督约束、议员集体投票赞成的情况下,两项法案获通过几乎没有悬念,而反对和弃权票的分布,以及个别反对党议员在两项法案上选择截然不同的支持、反对与弃权搭配,显示社会不同群体在同性恋课题上的迥异的观点。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总结辩论时,重申政府采取了既能平衡各方观点,又能维持社会和谐与团结的方案。他强调,国会议员有责任采取立场,直视问题,而不是罔顾职责。

针对工人党在辩论中表示解除党督约束,以允许议员在涉及宗教信仰和良知的课题上自由投票、反映社会观点,尚穆根抨击工人党在课题上没有明确立场,也不愿承担责任。

他说,工人党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废除377A,工人党议员在是否支持修宪保护婚姻定义上也各持不同立场。

“工人党内部进行了讨论和辩论,但没有决定政党的立场。如果他们是这么做决定,这样的团队领导国家的话又会怎么运作?”

尚穆根认为,各政党必须在重大议题上,在国会表明立场,并为它们的决定负责。党督约束的作用,便是明确政党的立场。

“工人党解除党督约束真正的原因是工人党作为政党,不想在这件事上采取立场。他们不想被视为支持废除条文,同时也不想被视为反对废除。”

主管回教事务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卫生部第二部长马善高总结辩论时,就个别议员就宗教自由提出的关切作出回应。他指出,列入宪法的“第156条”会进一步保障一男一女的婚姻定义。

他也说,政府不打算修改定义,使定义涵盖同性婚姻。宗教领袖或持照证婚人如果为同性情侣证婚,属于违法。

宗教团体也有权拒绝同性情侣在宗教场所举办婚礼或宣誓仪式。

尚穆根也说,政府不计划立法允许任何人从身份证或护照中去除他们的注册性别。

针对新加坡前进党主张通过公投确定“婚姻”的定义,马善高说,政府不会这么做。他指出,公投的门槛非常高,政党不应该在遇到棘手的政治课题时,把公投视为简单的解决方法。

至于议员提出应保护民众不受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迫害,也就是不面临集体抵制,尚穆根说,律政部正在探讨如何应对取消文化和网上相关运动造成的危害,并咨询不同的群体,以达至正确的平衡。当局会在对可行方案有更好的掌握后透露更多详情。

李显龙总理星期二在脸书贴文中说,国会通过两项法案,意义重大,是“平衡、睿智的前进步骤”。更重要的,是各方表现克制、彼此聆听,接受折中方案,共同取得积极的成果。

他也说,新加坡人在废除第377A节条文课题的处理方式,让他有信心,事情的结果会被广泛接受。

国会星期三继续辩论电动车充电法案和国有土地保护法案。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