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案增设“假定”条文 拍下高楼抛物住户自动被视为违例

在环境公共卫生(修正)法案下,只要高楼抛物的行为被拍到,组屋屋主或租户会自动被视为违例者。他们可在接获通知的14天内举证反驳。(陈斌勤摄)
在环境公共卫生(修正)法案下,只要高楼抛物的行为被拍到,组屋屋主或租户会自动被视为违例者。他们可在接获通知的14天内举证反驳。(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说,假定条文若要有效,证据必须是清楚拍下违例者高楼抛物的行为,以及丢弃物来自哪个单位。环境局摄像机所拍下的照片或视频会是主要的证据来源。公众拍下的罪证视质量而定,当局也会接受。

政府加强执法力度,只要有拍到高楼抛物的罪证,组屋屋主或租户会自动被视为违例者。议员担心,若无辜的屋主及租户无法提供证据以示清白,可能被错误起诉。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回应说,当局不会要求屋主或租户提供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证据。例如,若要证明事发时自己并不在家,他们可出示购物收据或出行的证据。

屋主和租户也可提供可能犯案者的身份来反驳,不过若没有合理依据就指控他人,国家环境局不会接受。

环境公共卫生(修正)法案星期一(2月6日)在国会三读通过,修订内容包括为组屋高楼抛物案件增设假定条文(presumption clause),假定注册屋主或租户是违例者。

许连碹说,假定条文若要有效,证据必须是清楚拍下违例者高楼抛物的行为,以及丢弃物来自哪个单位。环境局摄像机所拍下的照片或视频会是主要的证据来源。公众拍下的罪证视质量而定,当局也会接受。

议员:若假定条文难反驳 能力或资源有限者难自辩

杨厝港区议员叶汉荣参与法案二读辩论时,对于屋主和租户要提供怎么样的证据以示清白表示疑虑。他举例,若屋主在夜晚出门工作时,家中发生高楼抛物事件,要如何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举证。

他认为,若假定条文难以反驳,能力或资源有限的居民无法自辩。

“我也担心,一些住户认为责任落在其他租户或屋主,可能会做出不顾及他人的行为。”

阿裕尼集选区贝理安也认为,假定条文可能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将单位出租的屋主可能在家中安装摄像机自保,引发隐私问题;同住租户或屋主也可能互相推委,导致关系紧张。

针对议员的担忧,许连碹强调:“环境局会谨慎调查和评估每一起案件,包括查问被点名的公众或相关目击者,才采取执法行动,以确保没有人被冤枉。”

她也说,在涉及数名屋主或租户的案件中,环境局会个别向所有注册屋主或租户发起诉信,他们可直接回应当局。蓄意提供假消息来牵连他人的公众可被起诉。

修订法案允许屋主或租户在接到违规通知后的14天内举证反驳。针对文礼佳(惹兰勿刹集选区)提议将期限延长至30天,许连碹说,14天期限是必要的,以确保屋主或租户及时提供信息,让环境局高效地展开调查。若需更多时间举证,环境局会酌情处理。

摄像机用视频分析科技 无须依靠人力查阅片段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洪维能和武吉班让区议员连荣华建议加大采纳科技来识别高楼抛物者的身份。

许连碹说,环境局的摄像机已采用视频分析科技,可监测掉落的丢弃物,无须依靠人力查阅多个小时的片段。当局也会紧跟监控摄像机科技的发展,提高执法能力。

和之前相比,环境局在2020年部署的摄像机增加50%以上,目前每月出动超过200架,平均约35%的摄像机捕捉到高楼抛物事件。在2020年和2021年,约7%的违例者年龄在19岁以下,24%是64岁以上。

蒙巴登区议员林谋泉提议发出更多劳改令来遏制高楼抛物的行为。他认为,建屋发展局也可通过强制收回屡犯者的单位,发出强烈的信号。

许连碹说,这是一个不能轻易采取的严厉措施,建屋局谨慎行使强制收购权,视这为最后手段。同时,这个举措未必能解决问题根源,违例者就算强制搬离,仍可在新住所犯下高楼抛物的罪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