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财政预算案

学者:预算案亲家庭加强社会契约

从改善购屋能力、减轻育儿压力等多方面为家庭提供帮助的“亲家庭”预算案声明,显示第四代领导班子加强社会契约,以及应对生育率下降的努力。(白艳琳摄)
从改善购屋能力、减轻育儿压力等多方面为家庭提供帮助的“亲家庭”预算案声明,显示第四代领导班子加强社会契约,以及应对生育率下降的努力。(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预算案宣布多项援助措施,包括现金补贴、为首次购屋家庭提供更多津贴和申请预购组屋时的抽签机会,以及抵消育儿开销。

研究员认为,第四代领导班子对家庭的侧重合乎时宜,因为他们须要与国人和大家的后代建立更牢固的社会互信。

从改善购屋能力、减轻育儿压力等多方面为家庭提供帮助的“亲家庭”预算案声明,显示第四代领导班子加强社会契约,以及应对生育率下降的努力。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星期二(2月14日)发表的2023年财政预算案声明中,宣布多项援助措施,包括现金补贴、为首次购屋家庭提供更多津贴和申请预购组屋时的抽签机会,以及抵消育儿开销。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许林珠博士说,政府大力扶助家庭的举措,显示政府积极帮助人民渡过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难关。

她指出,第四代领导团队一方面展现同理心,另一方面也显示他们谨慎理财,通过累进式的税务政策获取所需的财政资源。

“这么做的顾虑在于,社会最顶层的10%已经承担着80%的税,他们会否觉得被惩罚,或是认为这是生活在新加坡这个大致亲商、有利财富创造的地方所应付的价码。”

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君杰博士说,考虑到夹心层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挑战因高通胀环境和经济不确定因素而加剧,预算案声明对家庭的侧重合乎时宜。

他指出,生活费乐龄花红以及为儿童培育、教育储蓄和中学后延续教育户头的补贴,能部分减轻夫妇同时得照顾年幼孩童和年迈家长的压力,让他们能把资源用在抵消高涨的生活费。

“对第四代领导班子来说,为家庭提供支持非常重要,因为他们须要与这一代的新加坡人和大家的后代建立更牢固的社会互信。”

学者:政府疫后似乎有意引导大众关注生育课题等

新加坡管理大学杨邦孝法学院副教授陈庆文则认为,虽然没有明言,但政府似乎对于生育率下降一事更为担忧,必须出手制止生育率持续下降。

陈庆文认为这次的亲家庭及育儿措施是历年来最为突出的预算案措施之一。疫后,政府似乎有意将大众的注意力重新导回到生育等重要课题上。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的陈恩赐副教授认为,预算案声明反映了政府很好地评估了局势,并且针对需要解决的问题拟定了措施。预算案经过缜密思考,考虑到各方面,显示政府关注人民所关心的事物。

针对黄循财指出预算案以推动经济增长、加强社会契约和建立集体韧性为基础,巩固我国在新时代的未来,陈恩赐认为这三点的确是基础考量,是否足以应对未来的挑战,则视乎外在环境的影响。但他强调,外在环境虽然未必都在新加坡的控制中,但政府做好准备,有备无患。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余国安指出,政府尝试通过今年的预算案声明,把生硬的经济措施和政府收支细节,和“新加坡携手前进”运动更新社会契约的工作连线。

他认为,政府宣布成立就业与培训协调处(Jobs-Skills Integrators),为雇主和雇员在技能培训领域提供支持,这让他眼前一亮。“这是此前欠缺的一环,它将更有效地配对雇主和雇员。它面向的不只是较年长雇员和体障者,而是所有需要援助的雇员,把他们配对到与有意义、能充分反映他们价值的工作。”

陈庆文指出,一些人或许会注意到这次预算案声明没有太多亲企业的措施,但实际上新加坡人如果能从预算案中获益,企业也会获益。像黄循财提到的帮助残障者就业,将有助企业解决人手短缺的问题。

“企业很习惯政府通过预算案声明公布直接的津贴或援助措施,而往往忽略了其他措施可带来的间接益处。”

这次的预算案声明覆盖面广,宣布的援助措施不少。陈庆文担心新加坡人会过度依赖政府。他说,政府理解人们面对通胀压力,通过补贴的方式来为大家抒困,但一些人可能因此产生不实际的期望,以为只要有困难,政府就必定会伸出援手。

陈庆文指出,资源有限,政府不可能全方位提供经济援助,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生活负责,量入为出,不过度消费。新加坡人也必须调整自己的心态,比如在养儿育女上,不能只从金钱角度来做决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