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宝俱乐部考古出土物品意义不大 但历史可融入发展

考古团队去年9月在吉宝俱乐部现址展开研究,发现了少量的有历史意义的物品,包括上世纪产自亚历山大砖厂的砖块。(取自李智陞脸书)
考古团队去年9月在吉宝俱乐部现址展开研究,发现了少量的有历史意义的物品,包括上世纪产自亚历山大砖厂的砖块。(取自李智陞脸书)

字体大小:

吉宝俱乐部现址出土上世纪旧砖块和建筑地基,当局和考古专家评估后认为保留意义不大,但承诺会探讨把这幅地段的历史融入发展规划中。

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星期四(6月8日)在脸书发文说,国家文物局、市区重建局和建屋发展局配合吉宝住宅发展规划,2022年9月在吉宝俱乐部现址展开考古研究。

来自南洋理工大学的考古团队发现了少量的文物,包括上世纪产自旧亚历山大砖厂的砖块,以及与武吉慈明(Bukit Chermin)相似的建筑地基遗迹。李智陞在贴文中说,砖块是常见的历史物品,而由于政府已保留附近的殖民时期住房和洋房,当局不会保留这块地基。

李智陞说,根据专家结论,这些物品虽然“能引起兴趣,但历史意义不大”。“我们已把物品记录下来,并将探讨如何将这些历史融入吉宝的发展规划中。”

爱收集具有历史意义砖块的翁嘉薇(26岁,古迹保存与建筑历史研究顾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巴西班让的亚历山大砖厂早在1895年开始运作,是我国最早的建筑材料业者之一。“通过考古研究出土的砖块不仅是建筑材料,更展示了我国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发展部2022年4月宣布,属于南部濒水区的吉宝俱乐部现址将兴建约6000个组屋和3000个私宅单位,首批组屋会在三年内推出。这一带也会打造新的拉柏多自然公园步道网络,营造更绿意盎然的环境。

学者建议保留足够草地反映高球场历史 老屋开放为公共空间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建筑与可持续设计系副主任杨茳善副教授受询时说,若在俱乐部周围也能进行考古,将可增加人们对那一区历史的了解。“尽管如此,从务实的角度考虑,发展计划若仅限于俱乐部现址,就不需要展开大规模的考古研究。”

至于吉宝未来的发展项目可以如何传承该区的历史,杨茳善认为应在设计和建筑中尽可能保留那里的地形,而不是加以改造或铺平。此外,他建议保留足够的开放草地,以反映吉宝作为高尔夫球场的历史;并确保人们能继续欣赏大海和武吉慈明景色。

杨茳善说:“我也希望武吉慈明这些受保护的房屋可以开放为公共空间,而不是作为私人住宅出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