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爱上女监狱官 非法盯梢认罪

被告纪才财会坐在樟宜监狱外的巴士站,希望能在女监狱官下班时找她。(谷歌地图)
被告纪才财会坐在樟宜监狱外的巴士站,希望能在女监狱官下班时找她。(谷歌地图)

字体大小:

囚犯在服刑时爱上女监狱官,不但公开示爱,出狱后还打警方热线要女方的电话号码,甚至在监狱外等她放工,即使在录口供时还要求调查员代他联络女方,“穷追不舍”直到上个月落网。

被告是28岁的纪才财(译音),他面对六项包括擅闯、对他人暴露下体、以及抵触防止骚扰法令的控状。

案情显示,一名28岁女监狱官在2020年至2022年间于樟宜监狱上班期间,被告刚好在服刑。

女监狱官虽不是被告的改造官,但被告对女监狱官产生爱慕之情,频频找机会与女监狱官聊天。

被告还向囚友和其他监狱官表示,自己喜欢女监狱官,以致监狱单位后来安排女监狱官到别的改造单位执勤。

被告去年6月28日出狱后,依旧对女监狱官念念不忘,开始对她进行一连串的非法盯梢(unlawful stalking)行为。

被告会向其他改造官要女监狱官的手机号码;寄明信片到监狱,要求女监狱官与他联络;在脸书设四个假帐号,谎称自己是监狱职员,私讯女监狱官;在监狱官方脸书账号上载的影片中,留言说他认识女监狱官,还说女监狱官人很好。

不仅如此,被告在2022年7月至12月间,五至10次坐在监狱访客中心外的巴士站,希望能等女监狱官下班后找她。他见不到女监狱官后,会要求其他监狱官把他的手机号码传给女监狱官,叫女监狱官联络他。

女监狱官不堪被骚扰,于去年12月18日报警。被告隔天接受问话,但在过程中竟然还要求调查员代他联络女方,但被调查员警告不得再尝试联络她。

不过他不理会,继续骚扰女监狱官,拨打警方、监狱、移民与关卡局、甚至是民防部队的热线,要女监狱官的手机号码,直到5月5日被逮捕为止。

被告星期四(6月15日)认罪,案展7月21日下判。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3年6月1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