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全球陷入高通胀是各国央行和政策制定者决策错误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左四),星期五出席新加坡银行公会庆祝成立50周年晚宴。他和本地银行界领袖在台上敬酒。同台的有银行公会常务主任洪爱雯(左起)、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黄继瑜、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华侨银行集团行政总裁黄碧娟、大华银行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以及花旗银行新加坡市场主管潘迪。(李冠卫摄)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左四),星期五出席新加坡银行公会庆祝成立50周年晚宴。他和本地银行界领袖在台上敬酒。同台的有银行公会常务主任洪爱雯(左起)、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黄继瑜、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华侨银行集团行政总裁黄碧娟、大华银行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以及花旗银行新加坡市场主管潘迪。(李冠卫摄)

字体大小:

促使全球陷入高通货膨胀的导因,并非乌克兰战争等供应方面的冲击,根本原因是各国中央银行和财政政策制定者长期以来的决策错误。

新加坡银行公会星期五(6月23日)庆祝成立50周年。受邀出席晚宴的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对话环节中,提出他认为导致全球面对高通胀的原因。

他认为,人们如今面对的不仅是通胀,而是全球经济环境根本的转变。“我们来到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拥有廉价能源、廉价人力和全球供应的时代;一个全球化不但带来繁荣,也为全球降低成本的时代,都将终结。”

全球经济环境在冠病疫情,以及乌克兰战争爆发后的这几年内起了很大的变化。

也是金融管理局主席的尚达曼认为,人们太容易把这一切归咎于来自供应方面的冲击。乌克兰战争确实造成食品价格飙升,气候方面的影响导致一些供应短缺,但是这些都不是引起趋势变化的根本原因。

“我觉得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央行和财政政策制定者所采纳的运作模式早已不适用。”

他认为,其中一个错误是没有在“和平时期”做好准备。人们正从一个大致稳定的全球经济环境,进入一个本质上不稳定的世界。影响稳定的因素包括可能不断出现的流行病、地缘政治和经济冲击。

他说,货币和财政政策制定者应该在和平时期为货币和财政政策建立缓冲,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消除了所有的缓冲措施,把利率降至零,使得体系内有大量的资金,让大家如今处于不利的境地。

要改善情况,尚达曼建议从供应策略着手,通过政府政策,公共领域和私人机构的合作来带动私人投资,不单是刺激需求。

这场对话由《海峡时报》副总编辑维克拉姆·康那(Vikram Khanna)主持,康那也提出我国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尚达曼回应,没必要为此苦恼,真正的挑战是如何让人们优雅地老去,如何让人们尽量继续工作,有健康的生活。这涉及思维的改变,包括雇主的思维。雇主必须认识到不会有源源不绝的外籍工人供应,因此须充分利用有经验的本地劳动队伍。

尚达曼本月8日宣布参选总统,他将在下个月8日卸下所有公职,并且退出人民行动党。

对话结束后,活动主持人问尚达曼,步入人生的下个阶段后,是否会想念现在的生活。对此尚达曼说,人都会怀念过去,他最想念的是过去热衷运动的时候。“不过要充分地利用人生的每个阶段,这样未来才有值得怀念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