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理会:近年更多本地华族皈依回教

字体大小:

2013年以来,本地有约3000名华人成为回教徒,疫情两年间皈依人数有所增加,每年超过300人,据观察,有更多年轻人皈依回教。

过去10年,本地有逾2900名华族皈依回教,2021年及2022年的皈依人数有所增加,年轻人也更多。宗教界人士指出,这是因为冠病疫情期间有更多人积极探索生命的意义,从中找到宗教信仰。

回理会统计显示,近两年到新加坡皈依伊斯兰协会寻求皈依的华族有增加的趋势。(杨雯婷摄)

新加坡回教理事会(MUIS)最新统计显示,2013年至2023年4月的10年多间,本地有2928名华人到新加坡皈依伊斯兰协会(MCAS)接受皈依,领证成为回教徒。

2021年与2022年分别有362人与347人皈依回教,跟之前八年的年均约260人比,疫情笼罩的两年间有明显增加的趋势。

新加坡皈依伊斯兰协会会长符许荣(49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疫情期间,我们通过Zoom平台举办课程,这当中,有许多人提出疑惑,为何造物者要创造病毒危害人类。”

2022年,新加坡皈依伊斯兰协会为新回教徒共举办约40门课程、超过350节课,让马来人、新回教徒与一般民众参与,认识回教基础。

罗伟胜16岁时,因为高中同学用餐前的祈祷,让他领略到不一样的生命思维,从而认识回教。(杨雯婷摄)

据符许荣观察,参加课程的30岁以下年轻人明显增加,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他观察到年轻人在疫情期间更积极探索信仰的课题。

“许多年轻人预见自己将面临更艰难的未来,尤其疫情时,年轻人开始探索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找寻心的宁静和身心的皈依处,从而找到了回教。”

成为回教徒后,华人要遵守回教礼仪,食用清真食品、不喝酒、每日进行五次礼拜、学阿拉伯文等。

一般认为,华人会皈依回教多半是因为与回教徒结婚,但据MCAS观察,也有不少人并非如此。

罗伟胜皈依后认真学习阿拉伯文,希望能以原文阅读可兰经。(杨雯婷摄)

22岁的大学生罗伟胜就是因自发的信仰而成为虔诚的回教徒。

就读南洋理工大学体育科学系的罗伟胜受访时说:“16岁在一次高中海外交流活动,第一次与回教同学一起祈祷,我感受到祈祷带来的平静。后来我生了一场病,就开始探寻心灵的平静。”

罗伟胜用两年深入了解回教教义,也到MCAS学习阿拉伯文;18岁正式皈依回教。

可兰经原文是阿拉伯文,对一般回教徒而言,要读懂可兰经须学习阿拉伯原文。(杨雯婷摄)

黄劲艺是另一位不因婚嫁而皈依回教的华族。一次中东的出差行程,让不惑之年的黄劲艺对回教全然改观。她受访时说:“媒体上看到的中东充斥着许多恐怖活动,让我对回教充满着误解。没想到,出差中东让我认识了不少回教同事,还有回教宣导和平的教义。”

在家人的支持下,黄劲艺2021年皈依回教。如今,她的日常生活依循每天五次祈祷而规划。(杨雯婷摄)

回国后,黄劲艺就到MCAS上课,在两年前皈依回教,黄劲艺说:“当时是疫情期间,我的皈依仪式很特别,通过Zoom进行,就连海外的朋友也能参加。”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