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群勤:尚达曼辞集选区议席等于单方面修改合同条款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潘群勤说,议席悬空而不填补将让受影响居民得不到应有的服务和代表,调派其他议员代班则会导致议员在国会或选区的工作素质下降,或迫使他们牺牲个人或家庭生活,这些都是不公平也不理想的。(gov.sg视频截图)
潘群勤说,议席悬空而不填补将让受影响居民得不到应有的服务和代表,调派其他议员代班则会导致议员在国会或选区的工作素质下降,或迫使他们牺牲个人或家庭生活,这些都是不公平也不理想的。(gov.sg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认为,如果我国没有施行集选区制度,裕廊集选区选民就不会在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辞去议席参选总统时,面对“其中一方单方面修改合同条款,另一方继续受合同限制”的情况。

潘群勤星期三(7月5日)在国会提出废止集选区制度的动议时,以尚达曼辞去裕廊集选区议席,但这个选区不必举行补选为例,说明集选区制度的缺点。

她说,裕廊集选区居民在大选中将选票投给尚达曼,是因为尚达曼当过多届国会议员,并曾担任多个公共服务高职。团队其他成员则是新手,尚达曼辞职之后,团队与之前有着巨大差别。“我们足以相信,没有尚达曼的团队,不是裕廊集选区选民所投票支持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