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拈花惹草” 转行开花店

郭玮轩今年4月开了第二个售卖植物的档口,并利用数个社交媒体的账号,上载植物样品和接收订单,让顾客到摊位取货。(傅丽云摄)
郭玮轩今年4月开了第二个售卖植物的档口,并利用数个社交媒体的账号,上载植物样品和接收订单,让顾客到摊位取货。(傅丽云摄)

字体大小:

从小接触花花草草,爱“拈花惹草”的邻家男孩毅然转业开花店,而且专挑巴刹为经营路线,卖起各色大众化价格的观赏植物。

一些年轻人创业,会选择售卖较“高端”的产品,比如精品糕点、高档咖啡等,但一脸稚气的郭玮轩(30岁)说,植物价钱大众化,才能让更多人享受种植的乐趣。

“我不要卖‘只可以看,不可以买’的商品,我最便宜的盆栽只卖一元五角。”

郭玮轩于2017年考获企业管理大学学位,在一家公司当项目执行员。三年后,正值疫情暴发时期,他辞职加入一家花圃当项目经理,负责网站的行销和设计,也协调大型活动所需的植物装置等。

去年6月,他决定创业,在阿裕尼2道第117座组屋的巴刹摊卖花,摊位今年3月因集体装修工程而暂时停业。

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武吉班让万吉路第257座组屋的空档口,今年4月就开了第二个植物摊。

这名干劲十足的小伙子有许多生意点子,包括考虑在泰国租地,种植本地较少见的植物,再引进我国售卖。

“我曾摆卖树熊吃的桉树(eucalyptus),没想到售罄。”

除了实体店,郭玮轩也利用数个社交媒体的账号,上载植物样品和接收订单,让顾客到摊位取货。

他服务周到,甚至愿意为顾客的植物免费“看病”,提供增值服务。

“我欢迎顾客把一直养不起、病恹恹的植物带来,我可以提供一些照顾植物的贴士。”

当初决定创业时,他的家人鼎力支持,阿姨也帮他看摊位。“我的妈妈在花圃工作,给予我许多鼓励。如今逢回营训练时,爸爸也会帮忙载送植物。”

虽然日子忙碌,每天还须开着罗厘往返不同的花圃拿货源,但郭玮轩仍乐在其中,常绞尽脑汁改进业务,希望这盘生意茁壮成长,开枝散叶。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