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隔世“重逢” 首只克隆犬登陆我国

字体大小:

我国6月底迎来第一只引入本地的克隆宠物犬。

让去世的爱犬重生的是拥有40多年行医经验的本地资深兽医李成吉医生。克隆犬目前11个月大,活泼可爱又好动,属灰蓝色澳洲牧牛犬,取名为“思汗”(Khan),与用来克隆的原狗同名。

李成吉与它心爱的小思汗,这是本地第一只引入的克隆狗。(龙国雄摄)

李成吉医生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小思汗与三年前去世的老思汗,除了身体躯干的颜色标记不同,其他方面几乎一模一样,尤其是它对主人的熟悉度及看人的眼神,相似程度超乎自己意料之外,同时也打破了不少人认为克隆宠物只是复制躯壳,无法延续记忆的观念。

“见到它之前,我以为小思汗只会承传老思汗的大部分记忆,我必须额外训练,它才可能像老思汗那样懂得服从指令,让我惊讶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小思汗竟然完全听懂并服从指令,而且只服从我的指令,它绝对是老思汗的复制。”

小思汗是在中国北京一家动物克隆中心希诺谷生物科技公司培育出的。这家公司在2019年成功克隆中国第一只商业化宠物猫。目前除了中国希诺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ViaGen Pets & Equine是另一家提供克隆宠物服务的生物科技公司。

两年多前,当16岁的老思汗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时,李成吉局部麻醉老思汗,采集它的四片皮肤组织,在自己的本地兽医诊所实验室内加工保存,迅速运送到中国希诺谷生物公司以超低温存储。

八个月后,老思汗去世,李成吉心痛不已。“我们的感情非常深,它了解我,对我的爱比家人还深,在我人生最悲伤的低谷时,它陪伴着我。”

当李成吉生病时,老思汗会悄悄走进房里,依偎在他身边。主人心情低落,老思汗有所感应,会更多地陪伴;李成吉出门,它看守家门,保护屋里的鸟、兔子、乌龟和小狗等其他小动物;人客来访,如果李成吉说是朋友,它就静坐一旁观察;客人把家中的东西带离前,必须获李成吉的许可,否则它会视为盗窃并加以阻止。

对老思汗的疼惜与日俱增,不幸的是,李成吉某天倒退车子时,不小心把15岁大的老思汗碾过,压碎膀胱,伤及脾和盘骨。经过一年多的治疗,老思汗总算痊愈,不料过了一年,它出现癫痫症状,频率变多。就在李成吉准备为它麻醉进行脑部检查的前一晚,老思汗奄然而逝。

老思汗去世后半年,李成吉出于思念和愧疚,在2021年底,决定花5万美元(当时相当于6万7000新元)克隆思汗,延续与它的感情,尽管家中还有其他的宠物陪伴。

首次克隆未遂 二试成功后检疫隔离半年多才入境

然而,第一次克隆并不成功,带有老思汗基因的胚胎在代孕母狗体内孕育约两个月,小狗出生四天后就去世。由于代孕母狗是同一只,必须多等半年再次排卵,才能采集其卵细胞。李成吉说,第一次失败,内心再次失落并不好受,且担心供克隆的老细胞是否隐藏着其他问题。

第二次克隆成功,小思汗从出生长大至今都非常健康强壮。按我国宠物入境条例,从中国入境我国的宠物必须接受狂犬症疫苗注射,之后检疫隔离半年确保没有病发,抵境我国再隔离一个月。当小思汗完成所有检疫隔离入住李成吉家时,已将近一岁大,这期间的寄宿费约为2万美元。

小思汗在中国希诺谷生物公司的克隆中心。(受访者提供)

李成吉说:“我殷切盼望它能早日抵新,第一次在新加坡动物检疫中心见到小思汗时,我非常激动,它也很兴奋,宛如几年不见的老朋友般亲切热情,它的眼神、表情和气质都和老思汗一模一样,这就是思汗,就是思汗!”

他的朋友和诊所里的护士也同样惊讶两者的相似程度。

或许是那份无可言喻的愧疚,让李成吉“自私”地克隆爱犬,“我已见到它了,心安了,此生已足。”

如果小思汗不幸比自己早去世,李成吉准备再克隆一次吗?

老思汗(坐在椅子上)是李成吉医生的心灵伴侣,它的逝世让李医生痛心极了,不惜花费巨款克隆它。(受访者提供)

“不会,一次就够了,10万元其实可以有更好的用途,像帮助更多动物或社群。在情感上,在老思汗去世后半年,我已放下了一半。”

克隆与否有诸多考量 太多未知须有心理准备

李成吉医生说,克隆宠物不是简单的决定。

首先,克隆宠物费用介于5万至10万美元。以思汗为例,克隆费与寄宿费等,总计将近7万美元(约9万4500新元)。在本地购买一只名种小狗,一般不超过1万5000新元。

其次,人们在克隆宠物前必须抱有“万一失败”的心理准备。李成吉坦言:“克隆动物的成功率有九成,技术出错的情况不大;但克隆出来的狗或猫,会不会和主人心目中原来的那只宠物一模一样,或是如果不一样呢,你必须对这些未知数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最重要的是,决定克隆宠物前,必须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测试,确保不带遗传性疾病或患癌等风险。而且采集的细胞必须严格管控,确保样本不受污染。李成吉医生本身拥有培育细胞的技术和实验室,克隆成功率相对更高。

兽医协会强烈反对克隆宠物为伴

在新加坡,引入克隆宠物并不违法。负责管制本地入境宠物的国家公园局属下动物与兽医事务组,并无条例规定须在入境时申报宠物是否属克隆。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赞成克隆宠物,包括由本地大部分兽医组成的新加坡兽医协会。

协会“强烈反对克隆宠物为伴”,其原因是克隆出的动物虽携带相同基因,但无法保证完全复制原有宠物,毕竟目前尚未有任何国家的实验室,能够全面掌控基因的全部表达。

协会也认为,克隆过程需使用供卵或代孕动物,这些动物因为克隆的商业目的,可能反复遭受肉体折磨和痛楚,这不符合动物福利。何况本地有许多待领养的宠物,不仅能慰藉失去宠物者的心灵,更可协助减少待领养宠物的数量。

协会强调,它大力支持相关的科研发展,也理解宠物主人想通过克隆宠物重拾旧情的渴望。但总体而言,克隆宠物无助于改善动物福祉与健康,在培养人与动物的情感方面,也不具真正的社会价值。

克隆技术演进 现今更人道且高端简化

对于克隆宠物可能引发的道德伦理争议,李成吉医生强调,自1996年世界首只克隆羊多利诞生至今,克隆技术今非昔比,过程也更为人道,更高端简化。事实上,许多颠覆性科研在问世之初,往往都受到质疑,如人工受孕、人体器官移植、自动驾驶车辆、人工智能等。

他解释说,从科学角度来说,克隆宠物更类似于人类的体外受精,唯一不同是免去了取出精子进行受精的部分,“摘除”卵细胞内的脱氧核糖核酸,直接以原体基因取代。

目前,许多畜牧业者为确保牛马等优良品种能百分百延续下去,都采用克隆技术,而非通过无法全面肯定结果的自然交配。

李成吉说:“我绝对不赞成复制人类。克隆思汗是因为我与它的感情超乎一般的深,我感觉它也想延续这份感情,克隆了它,我觉得对得起它了。毕竟克隆的费用是昂贵的,等待是漫长的。”

克隆技术用途广 成干细胞工厂可助修复脊髓治糖尿病

1996年克隆羊多利在英国诞生,成为世界首只以成年羊细胞复制出DNA组合一模一样的小羊。这项科研界的举世突破,肯定人类克隆技术的进步,同时引发争议,包括伦理道德和克隆人类的担忧。

多利六年半后因肺部感染和关节炎等而不得不被人道毁灭。它的寿命比一般羊短了一半,科学家怀疑是否与原本克隆的细胞年纪有关,因为多利是从成年羊复制出来的。

继多利之后,科学家陆续克隆了牛、马、鹿等动物。

2001 年,第一只克隆宠物家猫 “CC ”(英文为Carbon Copy或Copy Cat,意为翻版或山寨)在美国问世,五年后,它通过自然交配产下几只小猫,CC活了18年。

2005年,第一只克隆雄性阿富汗猎犬Snuppy在韩国汉城国立大学诞生,它由耳部组织克隆,活了10年,通过人工受孕产下10只小狗。2017年,韩国岩秀生命工学研究所(Sooam Biotech Research Foundation)复制Snuppy,产下四只小Snuppy。

2017年,中国成功复制与人类相近的灵长类动物——两只猕猴,哥哥“中中”和妹妹“华华”。

克隆技术用途广,制造的胚胎可以变成干细胞工厂。干细胞是细胞的早期形态,可以生长成多种不同类型的细胞和组织,变成神经细胞,修复受损的脊髓,或者变成制造胰岛素的细胞,治疗糖尿病。

动物方面,除了宠物,克隆也用于出奶量更高的牛、瘦肉更多的猪等。有朝一日,它甚至可让已灭绝或濒危动物如长毛象,再次活生生地在地球上走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