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争取视障者秘密投票权 追悼会细数陈锦海律师生前好人好事

追悼会结束后,陈锦海的妻子安杰利娜(中)擦拭眼泪离开会场,追悼会司仪义正律所联合管理合伙人张祉盈(后排左一)等陪伴在侧。(海峡时报)
追悼会结束后,陈锦海的妻子安杰利娜(中)擦拭眼泪离开会场,追悼会司仪义正律所联合管理合伙人张祉盈(后排左一)等陪伴在侧。(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已故新加坡律师公会前会长陈锦海律师,多年前察觉到本地视障人士无法在大选中秘密投票,便即刻向律政部反映,结果当局作出改变,让视障者也享有秘密投票权。

大法官梅达顺星期一(7月31日)傍晚在义正律师事务所(TSMP Law Corporation)为合伙人陈锦海举行的追悼会上,道出他为视障社群所作的鲜为人知的贡献。

在梅达顺眼中,陈锦海不仅口才好,也有一颗关怀他人的心,尤其是那些陷入比常人更大困境的人。

陈锦海在新加坡视障人士协会当了近15年的名誉法律顾问,为协会作出许多实质贡献,协助提升协会的状况。

大法官说,担任名誉法律顾问不久,陈锦海就发现视障者无法秘密投票,因为他们必须把选择告诉投票中心的人,再由后者在选票上代为填写。

“许多人可能没留意到这样的事,也根本不会想去做些什么,但陈锦海向律政部反映,当局最后作出改变,视障者才能秘密投票。”

在法律界驰骋30多年的陈锦海,2022年1月起担任律师公会会长,却在上任两个月后不幸患癌,今年7月8日与世长辞,得年57岁

追悼会邀请约400人出席 会场摆设生前法律界及文坛旧照

义正律所在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为陈锦海举行追悼会,邀请约400人出席。会场摆设他在法律界、文坛和剧场艺术等活动中的旧照。

除了大法官梅达顺,受邀发表悼文的还包括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陈锦海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的同窗、高庭法官哈里古玛,陈锦海在德尊律师事务所任职时的前同事、德尊律所董事黄庆健律师,陈锦海的挚友、远东酒店集团首席执行长龚锦福,以及义正律所联合管理合伙人张正义高级律师。

尚穆根痛惜陈锦海英年早逝,赞扬他具敏锐的法律头脑,心地善良且不以自我为中心,对事物总持开放态度。

他说,去年有个讨论退休医生陈生枝判决的法律论坛,事关如今已废除的《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陈锦海和他都是论坛成员。

陈锦海当时发表了许多精辟论点,让人留下深刻印象,“你可以很容易明白他在说什么,却不失其中的法律要点。把影响社会的重大课题,带到比法律社群更大的群众,让大家参与讨论,这尤为可贵,我相信他协助许多新加坡人更明白这些课题。”

身为律师公会会长,陈锦海大力鼓励律所使用科技,致力于改善律师的离职率,并希望激发更多年轻人加入法律专业。

尚穆根也说,陈锦海在职场社媒LinkedIn的追随者众多,他用幽默笔调探讨严肃课题,他所关心的社会课题包括客工安全、小一报名条件和组屋养猫等都引起热议。

出席追悼会的还包括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律师公会新会长曾台辉高级律师,以及多名司法人员和法律界人士。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