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薪陪产假无薪育婴假明年起增加 暂时非强制规定

银行行销员陈忠铭的10个月大儿子过去几个月常生病,他目前已用完所有14天的陪产假。他很期待明年起为父者可享有的有薪陪产假从两周增至四周,并且希望公司会延长男雇员的陪产假。图为陈忠铭星期二下午带儿子到如切一带的诊所看医生。(谢智扬摄)
银行行销员陈忠铭的10个月大儿子过去几个月常生病,他目前已用完所有14天的陪产假。他很期待明年起为父者可享有的有薪陪产假从两周增至四周,并且希望公司会延长男雇员的陪产假。图为陈忠铭星期二下午带儿子到如切一带的诊所看医生。(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国会星期二(9月19日)三读通过儿童培育共同储蓄(修正)法案,在职家长可享有的有薪陪产假和无薪育婴假明年起增加。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长孙雪玲说,修订法案释放明确信号,政府持续承诺给予在职家长更多支持,协助他们平衡工作与家庭生活。

与此同时,她也强调,政府须在支持员工兼顾育儿责任,以及顾及雇主的人力需求之间取得平衡。

修正法案的通过,意味着明年1月1日起出生或受领养孩子的父亲,享有由政府承担薪资的陪产假将延长,从两周增至四周。

额外两周暂不强制 雇主可自行决定

这额外两周暂时不是强制的,雇主可自行决定是否提供额外的两周假期。此外,因短期工作合约等情况而无法获得有薪陪产假的父亲,可享有的陪产福利也会相应增加。

法案也倡议让孩子不满两岁的在职父母,每人每年可申请的无薪育婴假从六天增至12天。

16名议员参与跨越两天的辩论。不少议员虽然对法案帮助人们更好地兼顾家庭与工作表示支持,但认为政府和雇主还可做更多,包括鼓励更多父亲利用陪产假,以及让在职家长有更多育儿假期等。

另一方面,数名议员也反映雇主担心延长有薪陪产假等措施,会否增加人力和运营成本。

孙雪玲星期二在国会里总结辩论时说,上述两方看似分歧的观点,恰恰反映出政府在支持在职家长兼顾育儿责任,以及确保雇主能应付人力需求之间,须采取务实的平衡。

“修正法案考虑到在职家长为人父母的责任,也顾及他们在职场所扮演的雇员角色。”

政府有意在适当时候,规定雇主须提供额外两周有薪陪产假。孙雪玲说,政府理解雇主需要时间做调整,在实施这一步之前,必定会与劳资政三方展开咨询。

与此同时,她鼓励雇主和雇员采取灵活做法。例如,雇员可考虑在孩子出生的第一年里,分散在不同时期请假,以及提前与雇主商讨请假安排。

孙雪玲强调,灵活工作安排是一个可让企业更灵活应付人力需求的重要策略,若有效落实,可提高生产力,也有助减少员工缺勤率和流失率。

除了与社区伙伴携手鼓励父亲担当起更大的育儿责任,政府也会继续与劳资政伙伴合作,推动职场的亲家庭文化。

孙雪玲鼓励雇主在雇员申请陪产假时,给予支持和谅解。“长远来说,开明进步的雇主将能更好地吸引和保留人才。”

10个月前刚升为人父的陈忠铭(36岁,银行行销员)已用完了目前可享有的14天陪产假。“因为孩子还小,经常生病,需要有人照顾他。”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公司是否会从明年起延长陪产假,但他还是非常期待这项政策的实施。

“我很感激政府对父亲角色的认可,我的妻子也认为这样一来,父亲可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不过,这不会成为我生育更多孩子的动力,我觉得整体社会支持,如工作、经济、孩子的教育等,对家庭的影响会更大。”

国会已经休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