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系博士生以琴会友

工程系博士生张国顺(30岁)独爱小提琴,不时上街表演以乐会友,也会接商演,到亲友的婚礼拉奏祝歌。(受访者提供)
工程系博士生张国顺(30岁)独爱小提琴,不时上街表演以乐会友,也会接商演,到亲友的婚礼拉奏祝歌。(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中学时期爱上小提琴,校服未换就忙着练习七八个小时,搞得母亲不得不出言制止。30岁的张国顺是个“琴痴”,工作、读博士学位压力大,奏乐表演能让他忘却烦恼、陶冶性情,也因拉琴与不少人结缘。

平日是工程系博士生,闲暇周末时则会出外表演,或在社媒平台分享音乐,以琴会友。张国顺说,这缘自2015年在宏茂桥地下道的经历。“当时正在准备考试,温习时压力大,就不假思索拿着乐谱到地下道拉琴。当下只是要宣泄放松,哪知路人开始往琴盒扔钱打赏。”

那一次的经历,让15岁就开始练琴的张国顺,萌生申请街头表演执照,到外头赚外快的想法。他之后顺利通过当局审核,全岛跑透透表演。虽然课业乃至后来的工作十分繁忙,但张国顺说,音乐能让他充实自己并忘我,前些年到日本和泰国游玩都特意带了小提琴。

他说:“小提琴富有表现力,音色情感也很丰富,是让我苦练这么多年的原因。有时到外国即兴表演,语言虽然不通,但路人都会跟着旋律摆动或唱歌,音乐似乎能贴近人们,让我有满足感。”

冠病疫情期间无法外出,张国顺选择通过直播和Instagram传递悠扬琴声,也与不同的音乐人和亲友合奏,选曲以英语老歌、节奏快的流行音乐为主,融入受众。朋友亲戚的婚礼一般都少不了他,他也乐于应邀表演助兴,送上祝福。

至于是否考虑过当全职小提琴手,张国顺表示曾挣扎许久,毕竟若将爱好作为糊口维生的工具,那就可能会变质,甚至因此产生厌恶。

张国顺说,或许有比较务实的人觉得,学习乐器成为音乐人,可能无法赚一口饭吃,或者浪费时光。“我想说的是,虽然努力不一定会有意义,热情也不能当饭吃,但维持良好心态,坚持再学会转型,一定会有一条出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