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连碹:水价有必要上调 以跟上生产成本涨幅

明年1月起,扩建和新建电子或生物医药厂,须回收特定程序所产生的废水,包括微过滤、超滤和反向渗透。图为生物技术公司安进(Amgen)的废水处理厂。(档案照片)
明年1月起,扩建和新建电子或生物医药厂,须回收特定程序所产生的废水,包括微过滤、超滤和反向渗透。图为生物技术公司安进(Amgen)的废水处理厂。(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国有必要上调水价,以跟上生产和供应水的成本的上涨。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星期三(10月4日)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说,自2017年我国上一次调整水价以来,生产和供应水的成本显著上升,公用事业局的营运开支也增加三成左右。

当中,平均电费上涨了37%,建设费用也增加35%。由于全球供应链受阻和运输成本提高,生产水所须的化学品运营成本增加了33%,维修费则因为合约服务费用提高而涨18%。

调高水价为长期投资提供可持续资金 保障水源安全

许连碹也说,公用局采用了节能技术和可抵消建设成本的工程方案等多项措施,设法缓和各项成本动因的影响。不过,生产和供应水加上收集和处理废水的成本,仍高于现有水价,因此有必要调整水费。

许连碹强调,本地水价与生产和供应下一滴水的成本挂钩,这包括建造和提升水利基础设施的费用。“在这个基础上为水定价,能让公用局为长期投资提供可持续的资金,以满足未来需求和保障我国水源安全。”

反对党领袖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补充提问,考虑到公用局获得的利润,政府是否有空间延迟水价上调。

对此,许连碹澄清,虽然公用局2020财年净营运收入为1000万元,但2021财年营运净亏损1亿零900万元,2022财年更亏损近2亿6400万元。

所得净收入会重新投资 支付营运开支投资项目

公用局在政府津贴后转亏为盈,许连碹说,所得的净收入都会重新投资,来支付水务系统的营运开支和投资项目。公用局2018财年至2022财年累积的净盈余约15亿元,这实际上只达应付未来需求所须的30亿元资本投资的一半。

除了准确为水定价之外,我国也须管理用水需求的增长。

明年1月起,扩建或新建从事前端半导体制造的晶圆制造厂,用水回收率须达至少50%。扩建或新建电子或生物医药厂,则得回收特定程序所产生的废水。这适用于每年使用至少6万立方米水的厂房,现有厂房不受影响。

针对议员傅丽珊(三巴旺集选区)询问新规定对企业开支的影响,许连碹说,企业回收和减少用水,长期下来可以收回投资成本,同时节省水费。

据估计,晶圆制造厂安装相关回收基础设施,投资回收期介于两年到四年,电子和生物医药厂则不到一年就能回本。

为进一步支持企业,公用局今年加强了省水基金,包括将水回收项目所能获得的资金顶限,从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