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公寓内建阁楼 管委会指属违建被高庭驳回

刘会礼在1993年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介绍自己的公寓设计,包括他如何在客厅上方打造一个充当卧室的阁楼。(档案照片)
刘会礼在1993年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介绍自己的公寓设计,包括他如何在客厅上方打造一个充当卧室的阁楼。(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装修自己的住家时,本地建筑师自称打破一般公寓设计格局,在单位内建造阁楼卧室和螺旋式楼梯,增加近64平方米的面积。岂料这番破格设计30年后被公寓管理委员会指是“违建”,要求建筑师将阁楼拆除,或支付额外的公寓维持费,但都被高庭驳回。

高庭法官李兆坚指出,答辩人已在去年9月获得市区重建局的批准,可保留公寓单位内的阁楼,并且为此支付42万余元的发展费与罚金,答辩人如今没有触犯规划法令或其他法律,无须拆除阁楼。

不过,法官认为,身为注册建筑师的答辩人理应知道他在建造阁楼之前,必须向市建局申请批准,但他当年没有这么做,并且向公寓管委会隐瞒建造阁楼一事。

根据高庭判词,引起纠纷的公寓在东海岸路上段The Summit的六楼,屋主是建筑师刘会礼与他的妻子,刘会礼也是新加坡规划师协会前会长。刘会礼在1989年与妻子购买这个顶楼单位,在1993年进行装修。

同年10月,《海峡时报》刊登一篇关于刘会礼的住家装潢的报道。刘会礼在访问中透露,他当时花了20万元装修新家,包括在客厅打造一个充当卧室的阁楼,以及通往阁楼的螺旋式楼梯。刘会礼说,他一直想尝试一些具有挑战性的设计,而这个有高天花板的公寓单位,正好给了他机会做一次破格的尝试。

刘会礼建造了一个通往阁楼的螺旋式楼梯。(档案照片)

刘会礼夫妇在2017年向管委会投诉女儿的卧房有鸟屎、影响女儿的健康,管委会展开调查,结果发现单位内违规建造阁楼。根据《建筑维修与分层地契管理法令》,附属业主若要增建单位面积,必须获得当局的批准,以及取得至少九成的附属业主的同意,但刘会礼夫妇没有这么做。

接下来的三年,管委会要求刘会礼征求九成业主的同意和当局的批准,否则就将阁楼拆除。刘会礼终于在2021年向市区重建局申请保留阁楼。根据市建局的计算,刘会礼的公寓阁楼增加的面积达将近64平方米,当局以此为计算基础,向刘会礼征收42万2807发展费,刘会礼也须支付2400元罚金。2022年9月,市建局正式批准刘会礼保留公寓阁楼。

管委会:刘会礼不应“事后”才申请当局批准

但管委会认为,刘会礼“事后”才申请当局批准的做法有问题。管委会今年入禀高庭,要求谕令刘会礼拆除阁楼,或支付额外的公寓维持费,并且从1989年开始算起。

刘会礼的立场是,他当年购买公寓时,已获得发展商代表的同意,可以在单位内建造阁楼,因此发展商在建造公寓时,特地确保刘会礼的单位有比较高的天花板。刘会礼指出,他的公寓内有阁楼与螺旋式楼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李兆坚法官认为,由于市建局已经批准刘会礼保留阁楼,刘会礼也按照规划法令缴付罚金和发展费,因此他的公寓阁楼如今已不算是违建。至于管委会指刘会礼违反建筑维修与分层地契管理法令,法官不同意管委会的立场并指出,这项法令是在2005年生效,而刘会礼的阁楼在这之前已经建好。

不过,法官认为,当过管委会主席的刘会礼理应知道,他在建造阁楼之前应征询市建局的批准,而不是等到管委会指出问题后才这么做。考虑到这一点,法官决定谕令申请失败的管委会,只须支付象征性的一元讼费给答辩人。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