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在穷途 如何开往明路?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新加坡学校交通业联合会(SSTA)主席李源发(左起)、交通负责人林顶强、总务邢源烈和DKJ Transport Service运营经理刘百鸣,坦诚道出行业心声,希望当局能正视。(曾坤顺摄)
新加坡学校交通业联合会(SSTA)主席李源发(左起)、交通负责人林顶强、总务邢源烈和DKJ Transport Service运营经理刘百鸣,坦诚道出行业心声,希望当局能正视。(曾坤顺摄)

字体大小:

校车短缺,最近成了业者及家长热议的话题。司机年迈要退休,或因工作辛苦而转行,是校车供应逐年减少的部分原因。也有校车业者无法继续承担高成本,包括油费和拥车证等而放弃经营。校车问题存在多年,本期“实况报道”访问校车业者和司机,了解死结为何解不开,并通过小调查,收集家长对校车需求与服务的看法。

做全职司机难,做校车司机更难,解决校车课题,可说是难上加难。

新加坡学校私人巴士车主公会(SSPHBOA,简称校车车主公会)和新加坡学校交通业联合会(SSTA,简称学校交联会)的10多名理事和成员,日前受访时坦诚道出行业心声,希望当局能正视。

这两个校车组织分别有700名和600多名会员。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