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宝英曾花数十万元 “买”多米尼克和柬埔寨护照

洗黑钱案星期三(10月18日)在国家法院过堂时,包括林宝英在内的被告拥有多国护照一事,再次成为控辩争论的焦点。(档案照片)
洗黑钱案星期三(10月18日)在国家法院过堂时,包括林宝英在内的被告拥有多国护照一事,再次成为控辩争论的焦点。(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庭上揭露,尽管没去过多米尼克,林宝英却有办法以13万美元(约17万8000新元)“买”到这个加勒比地区国家的护照,她也花了16万美元(约21万9000新元)取得柬埔寨护照。

在星期三(10月18日)有关是否不让被告保释候审的法庭聆讯上,几名涉28亿元洗钱案的被告拥有多国护照一事再次成为焦点。控方在陈词中指出,一个人能拥有多国护照这一点,就足以构成显著的潜逃风险,而且被告可以用金钱来取得不同护照。

例如,林宝英拥有土耳其、柬埔寨和多米尼克(Dominica)这三个国家的护照。控方指出,林宝英与这三个国家没有什么联系,她甚至从未去过多米尼克,却通过分别支付13万美元和16万美元给中介,取得多米尼克和柬埔寨的护照。

控方:即使被告护照被扣押 仍有取得其他护照并弃保潜逃风险

同样的,尽管王德海只去过柬埔寨两次,他却有办法拿到该国护照。因此,控方指出,即使当局扣押了被告的护照,被告还是可能有办法取得其他护照并弃保潜逃。

辩方律师则纷纷质疑,控方称已掌握“可靠证据”来证明几名被告犯法的说辞,是否足以成为不让被告保释的理由。对此,控方提呈查案人员的宣誓书并指出,调查工作显示王德海在2012年被招聘参与菲律宾的线上赌博生意,违法为中国客户提供远程赌博服务。

王德海最初是一名客服人员,过后负责推广赌博服务的工作,例如在不同网站刊登赌博广告,并且以现金和银行转账的方式收取报酬。尽管王德海声称,他是通过其他方式例如迪拜房地产的投资收入,取得购买豪华公寓的2300万元资金的,但控方指出,证据显示他的资金其实来自非法远程赌博活动。根据控状,王德海被指使用犯罪所得款项来购买The Marq豪华公寓。

此外,王德海也向查案人员承认,他在2016年10月份得知因涉及非法线上赌博活动而被中国当局通缉,为了不被判刑,他决定移居新加坡,不回中国。控方指出,而今王德海在新加坡可能面对更重的刑罚,他想要弃保潜逃的动机也就更大。

苏剑锋同样被控方指从2013年起在菲律宾参与非法远程赌博活动,但苏剑锋在他提交给法庭的宣誓书中回应,他对在菲律宾工作的记忆“相当模糊”。他也称,他在新加坡已“扎根”,包括担任一家名为“An Xing Technology”公司的总裁,公司也有项目在执行,但控方透露,当局调查后发现,这家公司其实是空壳公司,苏剑锋自己在录口供时已承认,他连所谓公司的地址在哪里都不知道。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