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士起诉道总毁谤 要求道歉和赔偿

刘爱芳(图中)和高荣骏因不满新加坡道教总会损害两人名声,入禀法庭起诉道总,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做出赔偿。(海峡时报)
刘爱芳(图中)和高荣骏因不满新加坡道教总会损害两人名声,入禀法庭起诉道总,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做出赔偿。(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两名道士指新加坡道教总会会长在管委会选举上损害两人名声,并在事后登报通告天下取消他们的会员资格,导致两人名誉受损,并遭受其他道友排挤。两名道士入禀法院起诉道总,要求后者公开道歉和做出赔偿。

这起民事诉讼案星期三(10月25日)在国家法院开审。两名起诉人是刘爱芳和高荣骏,事发时分别是道教青松观(新加坡)的主席和灵宝皇坛的总务。

引发官司的纠纷,涉及道总会长陈添来在2020年9月20日的理事会选举上,对两名起诉人所提出的指控。此外,选举结束的两个月后,道总于11月在本地主流华文报章上刊登的启事也是引发争议的原因之一。

启事指出,由于道教青松观(新加坡)和灵宝皇坛已分别在2016年9月22日和2017年7月6日解散理事会,并取消它们的社团注册,道总决定取消两个组织在总会的会员资格。

由于认为道总的指控和刊登启事内容具毁谤成分,造成他们名誉受损,两名道士向道总提出诉讼。

诉方从理事发来录音短信 得知选举会议上名声被诋毁 

起诉人的代表律师林喜团在开庭陈词时指出,刘爱芳和高荣骏当时并未出席选举会议,但从一名理事发来的录音短信得知陈添来当时向其他出席者发表了诋毁两人名声的言论。

诉方指出,道总因两人没有出席理事选举,而最后将两人所代表的组织除名。当时有其他会员也没出席,却没有被除名,因此认为道总针对两名起诉人,并影响了他们的名声。

道总:并非会议现场 录音仅是第三方看法

代表道总的律师李宪聪在陈词中反驳,录音短信的内容并非选举会议当天的现场录音,仅限为第三方的看法,无法证实道总当下确实对起诉人进行毁谤,因此提议法院不应采信这一证物。此外,辩方指诉方没有事先通知道总他们不会出席会议,也没有给予任何理由。

至于刊登的启事,诉方认为两名起诉人被取消会员资格的真正原因并非报章启事所称的,而是陈添来在选举会议上对两人提出的各种指控。道总随后也将启事分发给邻国的道教组织,不仅加重对两人的毁谤,也造成无可挽回的名誉损害。

辩方则驳斥,理事会一致同意将两人的组织除名,而身为国家级道士组织,道总有义务就此事通知会员和公众,因此才在报章刊登启事。此外,两个组织早前也已取消注册,却没通知道总,而这也违反了章程,道总有权取消组织的会员资格。启事内容也只呈现事实,而非含有任何诽谤成分。

案件目前还在审讯中。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