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定位准确性不一 无法取代智能行车器

陆交局于2016年以5亿5600万元,把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工程的合同颁给由NCS和MHI Engine System Asia组成的财团。(档案照片)
陆交局于2016年以5亿5600万元,把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工程的合同颁给由NCS和MHI Engine System Asia组成的财团。(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智能手机的操作有一定局限,因此无法用来取代配合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使用的智能行车器。

配合新一代无闸门公路电子收费系统(ERP 2.0)日后启用,本地车辆从11月起,分阶段更换车内阅卡器,安装具备更多功能的智能行车器(On-Board Unit,简称OBU)。

议员叶汉荣(杨厝港区)星期一(11月6日)在国会提问,陆路交通管理局是否曾评估把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的功能复制到智能手机应用上。

交通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回应时指出,不同手机的定位数据准确性不一,可能导致系统错误收费。OBU的可靠性和性能相对而言有更好的保障,它也能减少下游出现错误收费等运作问题。

智能行车器具防篡改设计

此外,当局也须确保器材在数据收集和储存方面有高度保障。OBU具防篡改设计,只能单方面显示数据,储存在里头的数据也无法被驾车者或手机应用读取。

如果使用手机来处理公路电子收费交易,驾车者每一回都须先启动应用、输入密码或利用生物特征来认证身份。这会造成驾车者的不便,而一些人可能会不小心忘记启动应用。

议员苏慧敏(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和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则针对警方会否利用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收集到的数据来查案,向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提问。

尚穆根的书面答复指出,已数次表明立场,包括国会拨款委员会2016年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

根据记录,尚穆根当时说,内政团队会利用所有可用的情报和调查工具,以及更好地利用可用的数据,例如公共交通工具的电眼录影,和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的数据。他强调,这些数据可能对新加坡的安全与保安至关重要。

潘群勤也针对政府为车辆安装OBU的费用提问。代交通部长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的书面回复指出,陆交局于2016年以5亿5600万元,把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工程的合同颁给由NCS和MHI Engine System Asia组成的财团。由于项目仍在进行,总费用只有在项目完成后才能确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