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外交上的明确表态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参与动议辩论时说,在动荡和危险的世界里,我国能否采取连贯一致的外交政策,取决于国内凝聚力与共识。(gov.sg视频截图)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参与动议辩论时说,在动荡和危险的世界里,我国能否采取连贯一致的外交政策,取决于国内凝聚力与共识。(gov.sg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以哈冲突爆发近一个月,局势恶化之快,以致于政府国会国防及外交委员会主席、三巴旺集选区议员维凯在两周前刚提呈的动议,到了星期一(11月6日)国会辩论时必须当场修改,以反映急速加剧的人道主义危机,以及允许人道主义救援进入加沙的紧迫性。

虽是临时修改的动议,工人党和新加坡前进党毫不迟疑地支持动议,突显了执政党和反对党一如既往地在重大外交课题上,采取基本一致的立场。

这是难能可贵的。如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参与动议辩论时所说的,在动荡和危险的世界里,我国能否采取连贯一致的外交政策,取决于国内凝聚力与共识。

然而,大伙儿虽在大原则上意见一致,辩论细节时还是免不了有交锋。维文认为工人党10月18日就以哈冲突发表的声明“留有模糊空间”,并指出国会反对党领袖、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和另一名工人党议员严燕松虽在辩论动议时谴责哈马斯10月7日的袭击,却没有形容哈马斯为恐怖分子。

毕丹星解释之所以没有轻易用“恐怖主义”这个词,而是在声明采取平衡谴责以哈双方的做法,是考量到我国相关跨部门委员会并没有把哈马斯列为“恐怖分子”。

但维文要的显然是工人党毫不含糊的表态。他再次要工人党确认,是否认为哈马斯10月7日的行为,包括袭击在家中的无辜平民、杀害妇孺,以及挟持人质,构成恐怖主义行为。毕丹星这次斩钉截铁地回答“是”。

维文接着说,不论个人或组织是否列入恐怖主义名单,但就如西方有句老话,只要“走起路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它就一定是鸭子”。

或许有人会问,工人党既已谴责哈马斯,称不称呼它为恐怖分子,有那么重要吗?我想,关键在于名正。

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意思是,名义不正当,道理就讲不通;道理讲不通,事情就办不成。在以哈冲突中,使用对的词语,才能为我们提供正确看待问题的框架。

须毫不含糊地谴责恐怖分子

其他地方对是否用“恐怖分子”来形容哈马斯存在争议。反对这样形容哈马斯的人认为,“恐怖分子”是情绪化字眼,称某一方为恐怖分子,意味着你站在另一方那边,不是中立的。

但对于哈马斯所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暴行,有良知者又怎能采取中立的立场?新加坡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含糊其辞,除了是出于道义,也因为我国若遭遇恐怖袭击,国人被残暴对待,我们也会希望国际社会为我们发声,毫不含糊地谴责恐怖分子。

几乎所有参与辩论的议员也对有关以哈冲突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表示关切。应对这类威胁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是树立明确的国家立场。可喜的是,朝野经过约六小时辩论,对我国应有的国家立场有了更坚定的共识。

然而,毕丹星也在辩论中透露,尽管执政党认为工人党的声明有所不足,却没有私下传达。对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国会上以国家安全为由要求工人党修改10月18日的声明,毕丹星说,工人党当天发声明后,没有收到外交部长或任何人的通知,指声明从国家安全层面来看是有问题的。

我们常被提醒,有好些不那么友善的眼睛盯着我国,观察我们对某些事件的反应和处理方式。在关系外交与安全等关键事务上,朝野若能彼此疏通达成一定认知与共识,应该要比搬到国会里才来推敲和争辩,更能增进互信与符合国家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