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或取消上调消费税 会让所有新加坡人受负面影响

消费税明年上调至9%,政府有信心,定心与援助配套足以缓冲本地家庭可能受到的冲击(王彦燕摄)
消费税明年上调至9%,政府有信心,定心与援助配套足以缓冲本地家庭可能受到的冲击(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消费税明年上调至9%,政府有信心,定心与援助配套足以缓冲本地家庭可能受到的冲击。政府认为,反对党不应呼吁延迟或取消上调消费税,因为如果财务缺口扩大,会使所有新加坡人都受到负面影响。

代交通部长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星期二(11月7日)在国会辩论生活费课题时,针对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呼吁将消费税调回7%做出回应。他说,拖延或取消上调消费税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可能通过这个政策让一些人感到开心,但是当财务缺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扩大时,这会让所有人都受到负面影响,因为之后要解决这个问题会更痛苦。”

徐芳达指出,政府用少于两成国内生产总值的预算来提供高质量公共服务,但随着社会持续老龄化,各方面开销尤其是医药开销会不断增加,因此须提高财政收入来应对。提高消费税并不是为了应对眼前需求,而是要应对中期需求。政府自2012年以来就通过消费税补助计划来协助低收入家庭。

他说,工人党和前进党都承认有必要征收消费税,那就应该保持透明和一致,不能每当消费税应上调时都反对,同时又主张保有和使用之前消费税增加的收入。

“根据我的理解,反对党唯一的分歧在于我们可否因为收入高于预期,而推迟上调消费税。对此,我要求反对党考虑更广泛和长期的财政趋势。我们今年可能过了个好年头,但我们没有结构性盈余。财政支出一直在稳定增加,并且会继续增加,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几乎肯定会在未来几年出现财政缺口。”

沈颖:上调消费税没有所谓理想时机

对于上调消费税,国家发展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说:“采取这种措施向来没有所谓的理想时机,但是通过定心与援助配套,政府既可抵消消费税对大部分公民家庭在头几年所受的影响,又不耽误扩大税收来源。比方说,大部分的消费税额是由非公民和高收入群体所支付,所以政府在帮助大部分公民家庭的当儿,这些非公民或高收入群体可以为国家的税收做出更多贡献。”

梁文辉在辩论中说,2022年预算案中确定消费税上调是加速通胀上升的因素之一,前进党已多次反对上调消费税,因为不必要、不合时宜,且不近人情。工薪阶级虽然可获得消费税补助劵,中产阶级却可能须承担额外税务。他认为,政府应使用更多储备金净投资回报来应对开支。

他因此建议政府把消费税下调至7%,以清楚表明政府要抑制通胀的决心,也应该把总值11亿元的生活费援助配套增至50亿元,进一步协助中产阶层和中小企业。

对此,议员司徒宇斌(波东巴西区)认为,反对党议员已经在消费税议题上做了长时间讨论,因此质问反对党如果掌权会如何平衡预算。他也强调,国家储备金是为了子孙后代而保留的,因此现任政府必须加以保护,如果在冠病疫情等重大事件之外每当遇到问题或困难就动用储备金,储备金就会所剩无几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