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我国须携手全力帮扶落后者 但应避免只靠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李显龙总理(左)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晚宴上,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访问。(邝启聪摄)
李显龙总理(左)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晚宴上,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访问。(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正处于须全国上下携手再努力并相互帮助的阶段,政府在参与其中的同时,须努力避免完全依靠政府来解决所有问题。

李显龙总理星期三(11月8日)在第六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晚宴上,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时,发表上述言论。

李总理说,当经济增长,所有船只乘浪而上时,我国有能力去尽力帮助那些跟不上的人,而且必须这么做。国家可以给他们一些激励,让他们更努力地追上来, 这是新加坡长时间在做的,大多数情况下效果都很好。

不过,随着比赛持续,有些人跑得没有那么远,他们的孩子也一样。李总理说,这时必须思考要如何凝聚这个团队。“你会告诉他世界本就如此吗?或是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重返赛场,再次做出贡献?”

李总理认为,我国目前处于必须携手做得更多和互相帮助的阶段,政府必须参与其中,但必须努力避免所有问题都依靠政府来解决。

他提到,政府的开支只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不到20%,可能是发达国家中规模最小的。“我们(的开支)非常精简(lean),也必须保持精简,但老龄化以及更高的医疗成本和社会需求,正逐步推动它上升。”

为了资助这些开支和避免情况失控,李总理说,这意味着不时要说出禁忌之词:税务。

消费税今年上调一个百分点至8%,明年进一步增加到9%。李总理说,政府所做的是为收入较低的人提供相当慷慨、几乎等于现金的津贴,让这些家庭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延迟受到影响。

米思伟提出,新加坡这一年来过得比往常辛苦,除了涉及中国商人的洗钱案,也有官员出事受调查,虽然相比一些南欧国家并不特别令人担心。

李总理立马接话说,我国不与任何欧洲国家相比,只想保持高标准。偶尔有自己人没有履行该做的事,或似乎做了不太正确的事,政府就必须做正确的事,并让人们看到,这正在进行中。

至于洗钱案,李总理认为,这属于刑事案,对新加坡来说不是丑闻。

他说:“就我的制度而言,这个制度是干净的,它做了应该做的事,并且会保持廉洁。如果制度腐化了,我就有麻烦了。”

李总理日前宣布在行动党创党70周年,即明年11月21日之前,让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接任总理。到时李总理会扮演什么角色,备受关注。

米思伟提起李总理接棒不久后,他拜访了建国总理李光耀,并诧异李光耀居然在内阁会议室上面的房间办公。他问李总理:“你有计划做到那种程度吗?”

李总理说,他将听命于继任的黄循财,按照他的要求尽力帮助他成功,因此这问题应该问黄循财。

不过,李总理也提到,过去他主持内阁会议的时候,两位前任总理都曾在场,也发挥了作用。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既要照看(overwatching)又不能专横(overbearing),并且能够提供建议和有用的推力,而且是使用恰当、明智的话语,而不是束缚你的继任者的风格。”

米思伟在对话的最后期待李总理明年再次参与对话,李总理笑回:“我将在观众席聆听。”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