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顾问派驻60多所学校 去年助1500学生戒电子烟

越来越多学生吸电子烟,去年有800名学生被罚款或提控。图为卫生科学局2022年5月31日销毁的一批重达1620公斤的违禁电子烟和配件。(档案照片)
越来越多学生吸电子烟,去年有800名学生被罚款或提控。图为卫生科学局2022年5月31日销毁的一批重达1620公斤的违禁电子烟和配件。(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学生吸电子烟的情况愈发严重,为帮助学生戒烟,全岛60多所中学和高等教育学府驻有学生健康顾问,单在去年就有近1500名学生参与戒烟辅导计划。

参与戒烟或电子烟辅导计划的学生中,超过一半在接受辅导的一个月后,已减少吸烟或成功戒烟。

尽管去年接受戒烟的学生,比2021年的1700人来得少,但卫生科学局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去年因吸电子烟被转介到卫生科学局的学生多达800人,他们已受到销案罚款的惩处或被提控,人数是2020年的16倍,年龄跨度从小学生到高等学府学生都有。

校方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或拥有电子烟,会依据情况采取纪律处分,包括停学或对男生打鞭,同时把学生转介给保健促进局与教育部派驻的学生健康顾问,参与戒电子烟辅导计划。

一般上,被转介到卫生科学局的学生并非第一次接触电子烟,而是屡劝不改的学生。

学生健康顾问朱兆琦在两所中学服务,至今已辅导50名至80名吸电子烟的学生。辅导过程不会有教师和家长插手,所以学生可以敞开心扉跟她谈。(保健促进局提供)

朱兆琦(29岁)担任学生健康顾问已有两年。她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每个违纪的学生须参与戒电子烟辅导计划至少半年,期间她会与学生做一对一的谈话,再根据学生的情况和需要,安排进行至少四次辅导。

她说,学生接触电子烟的原因不一,有些学生认为吸电子烟看起来酷炫,有些是出于好奇心,还有一些可能是出于家庭背景或压力,但他们大部分都对电子烟的了解不足。“每次我跟学生提到有关电子烟的伤害时,他们都相当震惊,而这也是促使他们戒烟的原因之一,让自己找回健康。”

目前,朱兆琦主要在两所中学服务,至今已辅导50名至80名吸电子烟的学生。

辅导过程保密 教师家长不能插手

谈到辅导学生时面对的挑战,她说要取得学生的信任并非易事,但辅导计划并不会有教师和家长插手,全程都是保密的,所以学生可以敞开心扉。“我们要对学生有所了解,才能对症下药,帮他们寻找其他兴趣,改变他们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朱兆琦说,戒电子烟并不是一个快速的过程,她一般会先了解学生的情况和需求,再设定一些小目标,让他们朝着小目标前进,一步一步减少吸电子烟,慢慢地就能成功戒烟。

她说,曾有一名女学生对戒烟抱怀疑的态度,但过后慢慢接受和改变观念,并把专注力放在自己热爱的运动上,最终顺利戒掉电子烟。“我后来偶尔会在校园遇到她,她也会开心地跟我聊聊自己无烟的日子,看到她的改变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她也说,戒烟的过程不容易,也可能会感到不适,但她鼓励学生不要放弃,每一次的小改变都是一个进程。“当烟瘾袭来时,可以通过喝水、运动、冲凉或画画等分散注意力,久而久之就会习惯了。”

教育部制作教材 学生学习如何对电子烟说“不”

教育部也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制作相应的教材,例如,在品格与公民教育课程中,学生会了解什么是冲动和成瘾行为、如何对电子烟说“不”,以及自我控制和应对同辈的负面影响等。

在小学母语的品格与公民教育课程中,学生会学习如何对电子烟说“不”、如何应对同辈的负面影响等。(教育部提供)

在中一和中二的科学课程中,学生也会学习烟草产品中不同物质的危害,以及对电子烟常见的误解。小学高年级的体育课则会教导有关烟草产品如何影响健康和体能的知识。

高等学府会通过互动项目,以及对教师和学生领袖的培训,提高学生对电子烟的认识,同时在迎新会上,向学生传达禁止吸烟和吸电子烟的规定。

另外,高等学府的保安人员会加强巡逻,违例的学生将面对罚款或警告等纪律处分,重犯者则转介到卫生科学局。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