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看懂COP28争议与焦点

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2日在阿联酋迪拜召开。(路透社)
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2日在阿联酋迪拜召开。(路透社)

字体大小:

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简称COP28)本月30日起在阿联酋迪拜召开,近200个国家的超过7万名代表将参与这场常年大会,包括政府官员、商界领袖、专家学者和青年团等。

COP是“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的缩写,意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的会议。

在为期两周的大会上,各国会探讨如何在2030年前加速能源转型和减少碳排放,以把全球暖化的幅度限制在工业化前1.5摄氏度的范围。这场全球瞩目的大会将有哪些关注点?

COP28为何备受争议?

阿联酋工业与先进技术部长、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集团总裁贾比尔博士,是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候任主席。(路透社)

大会候任主席贾比尔博士(Sultan Al Jaber)是阿联酋工业与先进技术部长,也是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集团总裁,以及再生能源公司Masdar主席。

阿联酋今年1月宣布委任贾比尔时招致许多批评,舆论普遍认为,不应该由一家石油公司的领导人来带领全球探讨减排,两者存在利益冲突。

此外,贾比尔之前在不同场合上提到“逐步减少”(phase down)而非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加上ADNOC近期宣布增产计划,使得外界质疑他在主持大会谈判时能否保持公正。

今年有哪些重要议程?

  • 全球盘点 (Global Stocktake)

2015年,在第21届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的《巴黎协定》,每五年会进行一次全球盘点,让各国和利益相关者检讨能否达成把全球暖化幅度维持在1.5摄氏度的目标。首次盘点工作2021年开始,今年总结。

新加坡国立大学自然气候方案研究中心研究员刘砡杏受访时形容,这是至今“最广泛和全面”,参与利益相关者最多元的一次评估。

她解释,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制定报告时只参考学术论文,而这次的全球盘点不仅汲取了来自科学家和政府的资料,各别城市、企业、农夫、民间组织和土著也有份参与。

“从一开始就很清楚的是,全球盘点的过程和结果若要有效,让所有人平等参与非常重要。”

她说,全球目前关注的是盘点工作政治阶段的发展,例如声明最终的用词,以及它如何影响国家的自主贡献目标。

  • 损失与损害(Loss and Damage)
各国在去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同意设立“损失与损害”基金,来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害。图为缅甸南部勃固地区今年10月因大雨导致水灾,5000多人须撤离住家。(法新社)

去年,各国经过加时谈判,终于同意设立“损失与损害”基金,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害。不过,许多关键问题,如资金从哪来、哪些国家可受益和基金由谁管理等都悬而未决,有待本届大会定夺。

负责在大会开始前厘清细节的过渡委员会,在11月初举行的第五次会议上,好不容易通过了框架草案,让世界银行在基金成立的首四年担任临时托管机构。

对于谁该管理基金,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存有分歧,发展中国家认为美国可对世银施展影响力,因此希望交由独立机构管理。

  • 气候融资

气候融资指的是由富裕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源,协助他们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应对气候变化。

发达国家在2009年时承诺,最迟在2020年,每年集体拨款1000亿美元(约1356亿新元)给发展中国家,助他们采取气候行动,但至今仍未落实。

COP28候任主席贾比尔在早前写给参与国的信中,促请发达国家兑现这个承诺,同时为新的金融协议设定框架。

  • 全球适应目标(Global Goal on Adaptation)

定于巴黎协定中的“全球适应目标”,反映的是一个集体愿景,即各国希望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和韧性,以及降低自身在面对气候变化时的脆弱性。要达到这个愿景,发展中国家必须能够取得资金和建立能力。

刘砡杏说,各国须决定是否采纳一个更明确的框架来达到全球适应目标,包括履行一系列的财务承诺,例如拨款给适应基金和最不发达国家基金等。

新加坡能扮演什么角色?

新加坡虽是小国,但在气候变化大会这样的国际平台上,也可以发挥作用。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长傅海燕,今年再与挪威气候与环境部长艾斯彭合作,共同主持探讨如何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缓解会议。两名部长曾在前两届大会上,一起主持巴黎协定第六条,有关国际碳交易市场的部长级磋商会议。

明年起,须缴碳税的本地企业可从国际市场购买碳信用,来抵消最多5%的可征税碳排放,这些碳信用须满足政府上个月公布的七大原则。

刘砡杏说,虽然落实国际碳交易市场的主要规则已在COP26定案,但还有一些细节仍在商讨中。既然新加坡已经制定了使用国际碳信用的标准,也准备好落实巴黎协定第六条,我国可以在细节商讨部分扮演具建设性的角色。

我国在去年举行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首次设立新加坡馆,向国际社会展现我国政府、企业、社区组织等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危机。(档案照片)

此外,我国今年也将第二次在气候变化大会上设立国家展馆。我国去年首设新加坡馆,当时吸引超过5000名访客,在大会期间举办了59场活动,包括座谈会和谅解备忘录签署仪式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