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殡葬服务收费不透明 竞消委列清单供公众参考

大部分公众是在亲友过世时才临时找殡葬业者,但因为心绪不宁而可能无法做出明智选择;由于一般人都不熟悉殡葬服务的类别或价格等,因此可能出现不公平交易的情况。为此,竞消委制定了殡葬业服务清单列表,供公众在聘用殡葬业者时,清楚相关的需求和价格等,以维护权益。(档案照片)
大部分公众是在亲友过世时才临时找殡葬业者,但因为心绪不宁而可能无法做出明智选择;由于一般人都不熟悉殡葬服务的类别或价格等,因此可能出现不公平交易的情况。为此,竞消委制定了殡葬业服务清单列表,供公众在聘用殡葬业者时,清楚相关的需求和价格等,以维护权益。(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本地殡葬业提供的“一站式服务”为丧家提供了方便,可是有公众投诉,有些“一站式服务”并不纯粹,一些杂项得另外付费,或者被业者误导而最终费用大增。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为此对殡葬服务列出清单,让公众在需要时对相关需求和价格等有所参考。

有人家在办丧事时虽向殡葬业者订了“一站式服务”或“全套服务”,可是每天还得和多个相关承包商接洽,处理供探丧所需的花生、糖果和饮料,以及临时厕所和冰箱等琐事,而这些都不算入殡葬费用中。也有人指称被殡葬业者误导,原本选择了8000元的配套,到头来却翻倍而支付了2万元。还有人申诉,得为未经同意的服务买单。 

消协三年收到13起投诉 杨益财:或只是冰山一角 

消协主席杨益财星期五(11月17日)在脸书贴文透露,协会收到的与殡葬业有关的投诉大多涉及丧葬用品与服务定价不透明,以及最初报价与最终账单落差大。

他说,协会近三年来虽然只收到13起这类投诉,可是如果考虑到那些只希望快点结束丧事、让一切翻篇的消费者,这个投诉数量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虽然最初报价往往只是预估,可能因不同需求和考虑因素而变动,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最终账单不应相差太大。”

据竞消委星期五发出的调查研究结果,大部分公众是在亲友过世时才临时找殡葬业者,但因为心绪不宁而可能无法做出明智选择;此外,由于一般人都不熟悉殡葬服务的类别或价格等,因此可能出现不公平交易的情况。

为此,竞消委制定了殡葬业服务清单列表,供公众在聘用殡葬业者时,清楚相关的需求和价格等,以维护权益。

这项研究调查在2021年初展开,获得国家环境局支持,共收集了500名公众的反馈,其中182人在2018年至2020年间曾参与安排葬礼。研究也收集了新加坡殡葬协会、殡葬业者、医院、疗养院和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业者的意见。

本地共有超过300家殡葬业者,约有59名注册遗体防腐师,以及29家具备防腐设施的殡仪馆。

研究显示,尽管72%受访者愿意谈论死亡和葬礼,但大多数从未想过要提前为自己安排葬礼,主要是从未有此念头,其次是认为到时自有亲友安排。

因时间紧迫 六成客户选定业者前未“货比三家”

曾经因亲友过世而去找殡葬业者的受访者,41%对与葬礼相关的宗教仪式和俗规都不太了解,其中六成在选定业者之前也没有“货比三家”,这主要是因为时间紧迫。即使不满意,四成公众也会因为担心耽误丧礼而不愿更换殡葬业者。

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公众误以为殡葬费用少过1000元,实际上曾操办葬礼的受访者所支付的费用介于1000元至9000元不等,其中多数介于1000元至4999元之间。

研究发现,并非所有业者会在网上明码标价,而且葬礼配套多样化,还可定制专属葬礼和附加服务,结果最终收费可能与最初报价相差很大。有53%受访者申诉业者未事先告知价格,而在火化或下葬当天才得知费用总额。

按竞消委制定的价格透明度准则,殡葬业者应该清楚标明配套包含的服务,并向顾客强调配套的最终收费可能不同,主要取决于是否添加额外服务。他们也应该提供各项价格的清单,并提供相关条款和发票。

竞消委也鼓励公众预先规划葬礼,避免临时措手不及,无法做出明智的选择。此外,在选择殡葬服务时,必须问清楚配套价格和附加服务的费用,并详细阅读同意书或发票后才付款。

有关清单的完整内容,可到竞消委、环境局或My Legacy的网站查看。

殡葬业服务参考清单

1、确定逝者与亲友的意愿:

  • 查明逝者生前是否预先安排了葬礼,管道之一是通过My Legacy网站查看其生前安排
  • 选择一名亲友为决策者,负责同殡葬业者联系
  • 准备好一笔预算用作葬礼费用

2、向殡葬业者了解价格:

  • 根据预算与要求,有哪些合适的配套?
  • 有哪些硬性或非硬性的服务收费?
  • 报价是否包含其他额外收费?

3、了解有用的参考资料:

  • 向亲友寻求建议
  • 参考网上评论,了解各殡葬业者的业绩、证书、专业(例如宗教仪式)、服务和价格等,比较各殡葬业者的收费和服务素质
  • 查看消协网站上的公司警惕名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