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监管明年放宽 允许以更多形式支持慈善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在慈善监管研讨会上透露,基金资助者监管指导原则已调整,为这类机构提供一定灵活性的同时,也维持透明度和治理标准。(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提供)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在慈善监管研讨会上透露,基金资助者监管指导原则已调整,为这类机构提供一定灵活性的同时,也维持透明度和治理标准。(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提供)

字体大小:

基金会的运作和资助方式与一般慈善机构不同,慈善总监办事处检讨了有关的监管指导原则后,允许符合条件的基金机构通过利用基金以外的形式来资助某些活动。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星期二(11月21日)在慈善监管研讨会上,宣布调整基金资助者监管指导原则(Guidance on Regulation of Grantmakers),以确保框架与时俱进,让资助者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有关调整2024年生效。

基金资助者一般是非营利的,包括家族或企业类基金会,它们为特定公益项目提供资金。基金资助者往往靠私人资金,而不向公众筹款,与一般慈善团体不同。 

接下来,符合条件的这类机构可进行非基金资助活动,例如内部研究、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等,但这类活动不能超过机构活动的一成。这些机构也须遵守一些要求,包括确保这类非资助活动支持慈善目的;机构依旧靠自资模式运作等。

机构接下来也可通过非基金的方式提供资助,例如:以社会效应债券(Social Impact Bond)或贷款的形式,但这类活动同样不能超过机构活动的一成。机构须遵守一些规定,包括具备监督和举报机制来确保资金用在相应的慈善项目、有关资金只能用来支持慈善目的等。

符合条件的基金资助者必须是非营利和非政府机构;由个人、单个家族或机构资助;不能是注册公益机构(简称IPC),因为公益机构享有捐款税务回扣等好处,须面对更严格的监管措施。针对基金资助者的监管指导原则在2007年推出,并定期检讨。

唐振辉指出,社会企业以及发挥社会效应的投资工作日益受关注,紧密的协作越来越重要。基金资助者为慈善事业扮演关键角色,支持我国打造更有爱心及包容的社会。它们为慈善机构提供资助和专业支持、推动改变等。

“指导原则的改变有助于扩大基金资助者的善举。在为它们提供多一些灵活度的同时,也维持对透明度、监管和问责标准的核心原则。我们希望这可确保监管框架继续合时宜,可有效支持并推广这些资助者的工作。”

新附加版风险管理指南 增环境社会和治理等内容

另一方面,为了协助慈善组织提升管理程序,慈善理事会与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和新加坡理工大学联合推出附加版的风险管理指南。风险管理指南在2016年推出,附加版增添有关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等新风险的内容。

唐振辉鼓励慈善组织重视业务持续管理方案,这可确保万一遇到危机,仍可持续运作,不影响受惠者。

为了进一步提升信息透明度,慈善合规指标(Charities Compliance Indicator)将在明年1月推出,率先针对公益机构。公众可通过慈善网站,获取有关机构的筹款开销、年度报告等资料。

新加坡防癌协会主席李明德受访时指出,让基金资助者有多一些灵活性来决定资助形式,可以鼓励创新,有助于为慈善机构争取更持久的捐款。慈善机构也可同资助者探讨合作形式。制度透明还可吸引海外慈善资助者,这不仅惠及本地慈善机构,也有望支持区域的慈善事业,发挥更大的效应。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