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动物10余年 心累却热情不减

陈家兴已经数不清到底救助过多少只狗狗,他希望可以一直坚持从事这份工作。(吴先邦摄)
陈家兴已经数不清到底救助过多少只狗狗,他希望可以一直坚持从事这份工作。(吴先邦摄)

字体大小:

陈家兴创立动物福利组织“为动物发声”(Voices for Animals),投身救助流浪动物的工作已10余年。虽然开始感受到“共情疲劳”,也面对不少流言蜚语,不过他对于帮助动物的使命从未动摇。

在直爽健谈的外表背后,陈家兴(42岁)觉得自己其实“有点小自闭”,喜欢动物的原因是因为不喜欢人。不过为了能帮动物们找到新家,他每天必须和大量的人交流,在社交媒体上也须保持活跃。

“有些人说我只会把狗给有钱人,一些人不看领养须知就理所当然地提出要求,还有人找茬说我爱动物为什么不吃素,甚至人身攻击我妈妈。”

领养者要求未遂发脾气 陈家兴:当人生小插曲笑看 

陈家兴说,领养本该是带着真诚大爱的心,可有些人却会因要求没有满足就发脾气。虽然他偶尔会感到烦躁,不过也只好把这些当做人生小插曲来笑看。

他已经数不清到底救助过多少只狗狗了,在他的办公室外,还有鸟、鹦鹉和几只小猫。五年前,新民道一带野鸡滋扰居民,有关当局将野鸡人道毁灭,他还自行转移野鸡为它们搭建鸡舍。陈家兴说,他对动物的怜悯之心与生俱来。

“我觉得世上的生灵都很可怜,不过动物更甚,因为他们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感受。”

忙救动物对父母留亏欠 有团队支持渡过低潮

陈家兴说有些人会把他当作榜样,但其实他的内心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有安娣说多希望孩子像我一样有爱心,我心里却清楚其实我对自己的父母有不少亏欠。有一次父母接连送院,我却都是回家后才从妹妹口中得知。”

长年的救助工作,开始让他产生共情疲劳和轻微的抑郁倾向,不过他说目前一切都在控制中,团队的支持和偶尔逃离喧嚣足以让他充电。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有了新的担忧。“现在体力和以前有明显差别,会因抱了大狗狗而腰酸背痛,只怕老了就不能继续从事救助工作了。”

无论是被人误解,还是共情疲劳,只要能给小狗们找到新家, 陈家兴觉得一切都值得。举办领养活动时,每只小狗被抱走前,他都会对新主人说,“要好好爱它哦”,再摸摸小狗的头说,“我会帮你的朋友也找到温暖的家!”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