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 义工五年内记录逾200种鸟类

义工兼高级顾问牙科医生蔡伊添(绿衣)与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蓝衣),星期六在国家公园局举行的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30周年纪念活动上互动。(邝启聪摄)
义工兼高级顾问牙科医生蔡伊添(绿衣)与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蓝衣),星期六在国家公园局举行的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30周年纪念活动上互动。(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环境义工组织积极与国家公园局合作推广保育,包括在双溪布洛自然公园步道网络展开鸟类普查,至今记录200多种鸟类。

义工网络“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之友”(Friends of Sungei Buloh Wetland Reserve)于2016年成立,旨在推行由下而上的计划来促进保育,鼓励公众负责任地参观保护区。

2018年,30多名义工成立鸟类普查监测义工网络,记录双溪布洛自然公园步道网络的鸟类。

2018年至2022年,义工与公园局等合作展开超过700个鸟类普查,共记录了217种鸟类,包括紫颊直嘴太阳鸟(Ruby-cheeked Sunbird)和黑红阔嘴鸟(Black-and-red Broadbill)。其中,500多个普查由义工完成。

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之友主席佘兆辉(54岁)受访时说,义工负责的事项也包括举办自然导览等教育活动,以提升公众对大自然的理解。

佘兆辉上个月刚接过主席的棒子,如何加强环境宣导是他关注的事项之一。“新加坡人生活在城市里,对大自然的理解未必深入,可能出现盲点或误解。举办教育活动是希望深化参与者对大自然的认识,学习尊重野生动植物,与自然界共存。”

环保组织和政府须了解彼此立场与目标

与社区伙伴密切合作是公园局高效管理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的要素之一,这体现环境组织和政府机构可以成为合作伙伴,实现共同保育目标。

不过,佘兆辉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环保组织和政府能相互信任,保持开放的沟通方式不是理所当然的。双方必须愿意了解彼此的立场与目标,有了这份努力与理解,才能在友好关系的基础上紧密合作促进保育。”

过去30年,高级顾问牙科医生蔡伊添(70岁)活跃于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的义工工作,包括用摄像机捕捉野生动物在保护区内觅食等画面。

“尽管有国家陷入战火,各地环境遭破坏等,但这个世界可以是美好的,人类有义务保护它。我希望通过照片凸显大自然的魅力,让公众知道自然界生机勃勃,鼓励每个人为保育尽一份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