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30周年 完成修建新瞭望台和启信屋

建于1921年的启信屋完成修建,公园局在室内增设展览,开放游览活动让公众报名了解历史。(邝启聪摄)
建于1921年的启信屋完成修建,公园局在室内增设展览,开放游览活动让公众报名了解历史。(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国家公园局完成修建林厝港自然公园内的殖民地时代旧建筑启信屋,并在室内设展览,让公众了解历史。此外,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也增设多一个瞭望台,提升公众到保护区的体验。

原是一条结构脆弱的旧桥,经国家公园局重建后,变成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内的一个全新瞭望台,让公众在此静观自然生态。(邝启聪摄)

占地约131公顷,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的前身叫双溪布洛自然公园,于1993年开幕时仅87公顷,2002年列入我国自然保护区后才易名。

保护区开放至今30年,社区伙伴与公园局多年来密切合作,在修复自然生态等保育事项扮演重要角色,双方保持良好沟通关系。

考虑到社区伙伴的反馈,公园局保留旧桥的部分结构,将它改造成瞭望台。(邝启聪摄)

公园局近来接纳社区伙伴的反馈,将保护区内的一座旧桥改造成瞭望台。由于时过境迁,旧桥结构变得脆弱,存在安全风险,但对社区伙伴而言,旧桥向来是个热门的观鸟景点,具纪念价值。

考虑到社区伙伴的反馈,公园局保留旧桥的部分结构,将它改造成瞭望台,确保公众安全的同时,也提供另一个观赏自然景观的地点。

建于1921年 启信屋现仅开放给报名参观者了解历史

启信屋建于1921年,原属著名律师霍华德·启信(Howard Cashin)所有。(邝启聪摄)

此外,公园局也修建启信屋(Cashin House),并在室内增设展览,开放给报名参观的公众前来了解历史。

建于1921年的启信屋原属著名律师霍华德·启信(Howard Cashin)所有,占地160平方米。它在二战时期曾被日军占用,承载着我国一段重要的历史。

公园局完成修建启信屋(Cashin House),目前仅开放给报名参观的公众前来了解历史。(邝启聪摄)

这栋老建筑设在占地约18公顷的林厝港自然公园内。这个自然公园把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和林厝港一带的栖息地衔接起来,当中包括红树林、灌木丛林地和草地。

公园局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处长杨淑芬说,为了修建历史悠久的启信屋,公园局收集公众的意见,尽可能保留建筑原有的设计与结构。由于空间有限,想要参观启信屋的公众须先上网报名参加公园局特制的活动。

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右二)与公园局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处长杨淑芬(右一),参观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展览。(邝启聪摄)

公园局星期六(11月25日)举行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30周年纪念活动,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致辞时说,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在国际舞台发挥的重要作用日益增加。

“保护区是东南亚首个遗产公园,也是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伙伴关系的创始成员区。我们研究区域滨鸟的活动和迁徙规律,从使用简单的脚环,到启用太阳能卫星跟踪装置。几年前,在这些努力下,我们发现保护区不仅是滨鸟的越冬地,也是鸟类越过喜马拉雅山的中亚迁徙路线一部分。”

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有多元生物,包括白鹭(俗名Little Egret)。(邝启聪摄)

李智陞说,通过强有力且稳定的社区支持,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才能成为区域首屈一指的湿地保护区之一。

新电信与公园局合作保育姐妹岛

配合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30周年纪念,公园局也向五个捐助者各赠予一棵古树,以表谢意。

五个捐助者各向花园城市基金捐出100万元及以上的款项,分别是友邦新加坡(AIA Singapore)、海洋网联船务公司(Ocean Network Express)、新加坡电信(Singtel)、吕氏基金(LU Foundation),以及慈善企业家卓夕琇和已故先生。

新电信与公园局合作的项目之一,是利用5G技术推广姐妹岛海洋公园的保育价值。新电信集团人力资源及可持续性总监陈美玲说:“我们很高兴能与公园局合作,为促进后代对姐妹岛海洋公园环境的认识尽一分力。”

公园局于2001年推出保留古树计划,以保护本地成熟树种,也宣导保育。根据标准,除了树木的植物、社会、历史和文化价值外,只有干围超过五公尺、仍旧保持健康的树木才有资格被列为受保留古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