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研究让脊髓受损瘫痪者重新站立

无法想象自己能再次站立的山姆(左三)和阿斯拉夫(右二),在完成了七个月的康复治疗后,已能靠辅助工具独立站立和行走。(特约张荣摄)
无法想象自己能再次站立的山姆(左三)和阿斯拉夫(右二),在完成了七个月的康复治疗后,已能靠辅助工具独立站立和行走。(特约张荣摄)

字体大小:

瘫痪者重新站立和行走不再是幻想,本地新研究让脊髓受创的病患重获动作技能,开启未来更多希望。两名下半身瘫痪的病患今年初参与本地研究团队展开的研究,过程结合电极植入及物理治疗,成功在脊髓受到重创后首次站立。

来自国立脑神经医学院、陈笃生医院,以及新加坡科技研究局的研究团队,从去年12月开始招募脊椎损伤病患,展开脊髓神经刺激疗法研究。

研究包含三阶段

研究包含三个阶段:病患在植入电极前,进行一个月的术前康复(prehabilitation);随后,团队会将电极植入病患骨髓中,刺激病患神经线,以搭建大脑与脊髓的“桥梁”;最后,病患会在术后一个月,进行为期七个月的个人化康复治疗。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脑神经外科高级顾问医生伍伟豪教授说,植入手术时长约两小时至四小时。与其他脊髓手术比起来,也相当安全,受感染或出现并发症等的概率仅约1%。

团队将电极植入病患脊髓中,以刺激神经,重建大脑与脊髓之间的“桥梁”。(特约张荣摄)

病患术后的康复计划着重于三种不同训练,即运动想象(motor imagery)、核心训练,以及利用机械外骨骼(exoskeleton)模拟步行、唤起肌肉记忆。为让康复过程有效且有趣,团队也融入了虚拟实境游戏、特别的“马术治疗”(hippotherapy),以及辅助性的步行运动等疗法。

团队一共招募了三名因脊髓受损,导致胸部以下瘫痪的病患。当中两名病患山姆(Sam Bin Subian,49岁)与阿斯拉夫(Asyraf Bin Ghazali,28岁)已顺利完成治疗研究,而第三名病患明年初开始接受治疗,预计在第三季结束。

两名病患在完成第一个月的康复训练后,可独立完成从坐到站的动作,而在七个月的康复疗程结束后,可在监护下行走。

曾是全职赛马骑士的山姆因六年前不幸坠马,导致脊髓严重损伤,胸部以下完全瘫痪。

“我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很热爱我的工作,所以在得知我的胸部以下都瘫痪时,实在难以接受。生活上很多简单的事情我也都做不了,就连上厕所也需要别人帮忙。”

他说:“我有尝试过其他的疗法,希望能对情况有所改善,但都无济于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参与这项研究。”

山姆接下来的目标是在没有支架辅助的情况下独立站立,也希望自己的经验能给其他人带来希望。

阿斯拉夫则是在2018年的电单车事故中脊髓损伤,造成下半身瘫痪,改变了他人生的轨道。

他说,意外发生时他在服兵役,对年轻且身体健壮的他来说,半身瘫痪是不可想象的情景。

加入研究前,他也曾试图找寻一些可助他康复的治疗,但毫无收获。“我其实找到泰国一个提供植入手术的地方,但我的损伤程度并不在他们接受的治疗范围内,申请被拒绝了。在那之后,我没有再另寻他法,选择接受自己将余生瘫痪的事实。”

阿斯拉夫指出,除了行动方面有所进展,自己尿失禁的情况也在参与治疗后改善,生活品质大大提高。

下阶段预计招募约15名病患

虽然两名病患在动作技能上已有所改善,但下半身依然没有感觉。对此,研究首席研究员、国立脑神经医学院脑神经外科顾问医生温恺睿医生说,团队正与业内的各个合作伙伴探讨如何为病患恢复感觉。“感觉非常重要,虽然他们现在能步行,但安全性不高。若感觉不到脚下的地面,有被绊倒或摔倒的可能。”

她指出,下一个阶段的研究预计将招募约15名病患,也将接受脊髓受损级别较高、颈部以下瘫痪的病患,以帮助他们恢复手部的动作能力,提高生活品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