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化中学命案18岁被告判监16年 高庭:患抑郁症不等于能开杀戒

法庭原本禁止媒体报道本案死者名字,但韩喆凯(图)的父母希望人们能记得儿子,为此向法庭申请撤销报道禁令并获得批准。(韩喆凯父母提供)
法庭原本禁止媒体报道本案死者名字,但韩喆凯(图)的父母希望人们能记得儿子,为此向法庭申请撤销报道禁令并获得批准。(韩喆凯父母提供)

字体大小:

一个无形无影的精神疾病,一次骇人血腥的杀人事件,酿成两起悲剧,法庭对这起前所未见的命案做出发人深省的判决。立化中学命案死者韩喆凯断送性命,年仅18岁的凶手被判坐牢16年。

杀害韩喆凯的不是被告,而是可怕的精神疾病,这是辩方的说法。但这没有说服高庭法官符晓平,她下判时指出,无论病况有多严重,患抑郁症不等于能开杀戒。尽管被告患有严重抑郁症,他仍清楚知道校园杀人计划是错误的,但他还是做了精心部署,下定决心执行如此暴力与残忍的命案。

校园杀人事件震撼全国,引发人们关注真相,以及什么因素导致这般难以想象的悲剧发生。案件星期五(1日)在高庭过堂,揭露了其中来龙去脉。

受严重抑郁症困扰 被告自觉一无是处

在受严重抑郁症困扰的情况下,被告自觉一无是处,以为人生无望。他尝试用不同方法寻短见但不成功,于是想到先在校园杀人,再由警方朝他开枪,以此寻求解脱。当时被告16岁。

中一生韩喆凯并不认识读中四的被告。2021年7月19日上午11时许,13岁的韩喆凯独自走入校园内的厕所。他不知道厕所里已藏有斧头与刀子,也不知道被告正在附近守候。

被告随后进入厕所,从后用斧头攻击韩喆凯,直至后者动也不动地躺在地板上。过程中,被告对韩喆凯说了一句:“对不起。”

被告事后觉得情绪得到释放,但同时感到愧疚,他决定放弃杀更多人的计划并自行报警。

法官:不愿接受帮忙 被告须为自身病情负责

落网后,他被诊断在案发时患有中等程度的严重抑郁症,其病情成为本案下判时的关键考量因素,以及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控方吁法官判被告坐牢介于12年至16年,辩方则要求判被告坐牢五年即可。

根据精神评估报告,若非因案发时患有抑郁症、影响了他做出逻辑判断的能力,被告不会决定执行杀人计划。辩方律师苏呢尔为被告求情时说,惩罚不应是本案判刑重点,而是如何让被告得到救赎。律师也呼吁当局给予学校更多资源,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

不过,高庭法官符晓平下判时指出,尽管被告患病,他仍有自制能力,以及明白他所做的事情在道德上和法律上都是错误的。他在计划杀人时也展现了一定的冷血,同时反映他具有逻辑思考的能力。

被告不愿意透露内心情绪也不愿接受帮忙

除了患有精神疾病,在法官看来,另有两个主要因素促使被告犯案。这包括校方曾建议被告的家长带他寻求专业辅导与治疗,而被告的家长也很支持这么做,可是被告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内心情绪,也不愿接受帮忙。法官认为,在这一点上,被告必须负上责任。

案发至少半年前,被告开始观看网上的暴力影片,这是促使他决定杀人的第三个因素。被告知道他不应该观看这些暴力内容,但他还是持续这么做,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一周两次。被告在案发前写了两首有关校园杀人案的诗,法官说,诗的内容让人困扰。

由于被告犯案时仅16岁,根据儿童与青少年法令,媒体不得公开他的身份。法庭原本禁止媒体报道死者名字,但韩喆凯双亲通过控方申请撤销禁令,获得法官批准。

超过40名公众星期五前来听审,比一般聆讯的人数多,当中包括被告的双亲与兄弟。被告闻判时显得冷静,约10名亲友在案件下判后,获准分组与被告谈话。苏呢尔在休庭后告诉媒体,他觉得这次的判决过重,被告已决定针对刑罚提出上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