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醒目地面标识与休息区 杨厝港失智居民不怕迷路

李显龙总理(前左一)和杨厝港基层组织顾问叶汉荣(后排右二)星期六(12月2日)在“杨厝港日”的活动上,为杨厝港失智友善邻里的硬体设施揭幕。其中之一是“蓝色庭院”活动空间,设有适合失智症病患使用的装置。(白艳琳摄)
李显龙总理(前左一)和杨厝港基层组织顾问叶汉荣(后排右二)星期六(12月2日)在“杨厝港日”的活动上,为杨厝港失智友善邻里的硬体设施揭幕。其中之一是“蓝色庭院”活动空间,设有适合失智症病患使用的装置。(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从适合失智症病患使用的活动角落,到简单的路标以及地面标识,杨厝港收集居民对居住环境的反馈,打造本地首个以社区研究为基础的失智友善邻里,协助失智居民在邻里原地养老。

杨厝港区在2019年获选为失智友善邻里研究的首个试点区后,基层组织就同护联中心(AIC)、宜居城市中心(Centre for Liveable Cities)和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合作,在区内开展调查,研究失智症病患及看护与建筑环境之间的联系,以此设计失智友善的基础设施。

研究通过实地观察和举办社区研讨会等方式,收集包括失智症病患和看护在内的100多名杨厝港居民的反馈,以了解怎样的基础设施可以更满足他们的需求。

宏茂桥6道第646座组屋旁的“蓝色庭院”是当地居民可以用来进行活动和交流感情的空间。(白艳琳摄)

团队在宏茂桥6道第646座组屋旁打造名为“蓝色庭院”(Blue Court)的活动空间,空间内有适合失智症病患使用,帮助他们锻炼认知和身体能力的装置,也为他们提供交流和培养“甘榜精神”的空间。

“蓝色庭院“的各个角落都设有让失智症病患锻炼认知和体能的装置,例如让他们根据转盘踏出相应的步数,以及培养手眼协调。(白艳琳摄)

另一个新增的基础设施是名为“浮标”的地面标识和休息区。地面标识以简单的图形设计为主,采用单一色调,让有认知障碍的失智症病患在一个平静和安全的环境里休息,以及查看方向。

名为“浮标”的地面标识和休息区采用简单的设计,让失智症病患能在相对平静的环境中休息,以及查看方向。(白艳琳摄)

李显龙总理和杨厝港基层组织顾问叶汉荣星期六(12月2日)在“杨厝港日”的活动上,正式为这些失智友善邻里的硬体设施揭幕。研究团队也公布失智友善邻里的研究报告和设计指南,希望日后能帮助其他市镇理事会和城镇规划师,在全岛建造更多失智友善邻里。

叶汉荣指出,区内超过四成的居民年过50岁,推动友善居住环境的建设将能确保年长者在进行日常活动时可以更方便和安全。他希望与其他机构继续合作,在杨厝港区的更多邻里融入这些建设理念。

黄香花(右)负责照料患有失智症的97岁母亲白英(左)。她指出母亲在数个月前开始变得健忘,甚至无法记起回家的路。她希望如果母亲走失,新的地面路标能帮母亲找到巴刹。(白艳琳摄)

参与这项研究的居民包括患有轻微失智症的白英(97岁),和负责照料她的女儿黄香花(75岁,散工)。黄香花说,母亲过去几个月变得很健忘,甚至不记得回家的路。她每天都会带母亲下楼散步和运动,但总是寸步不离,因为生怕母亲忘记回家的路。

她说:“有了这些休息区,我们走累时可以休息,十分方便。而且简单的地面标识也很实用,我就告诉母亲如果真的找不到我,可以跟着这些标识去巴刹,我也知道能去那边找她。” 

失智友善邻里注重硬体设施改造 照料病患和看护需求

领导调查的新科大建筑与可持续设计助理教授庄庆华说, 失智友善邻里与之前推出的失智友善社区不同之处在于注重邻里硬体设施的改造,以照料病患和看护的需求。之所以会收集居民的反馈,也是因为团队意识到过去的理论主要来自西方,与新加坡的建筑环境很不一样。

他说:“例如我们发现西方许多建筑色彩很单调,因此为失智症病患设计时就很注重使用不同颜色,但新加坡的建筑已经有很多颜色,如果再增加更多颜色,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混乱。这是我们通过与居民收集反馈后才意识到的,就要去思考如何确保空间没有太多视觉刺激,例如使用单一色调。”

杨厝港区的巴士车站也纳入了一些方便年长者的设计,包括有不同高度的座位,座位也设有扶手方便年长者起身。(白艳琳摄)

杨厝港基层组织和卫生部医疗护理转型署也在星期六推出名为“在地数码连接”(Digital Local Connect)的数码工具。工具将为基层领袖、志愿者、家庭医生和社区伙伴提供一站式的目录,搜索社区内的医疗、保健护理,以及社区服务和设施等资源,帮助居民更好地规划护理需求。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