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交响,邻国飘扬:特需者和义工共谱华彩乐章

字体大小:

新加坡紫色交响乐团约70名表演者,11月底首次踏出国门,让优美的音乐在柔佛州的新山飘扬。乐团约六成团员是有身心障碍的特需者,其他四成是义工。他们如何互相扶持,在同一个演奏台上尽情挥洒热忱?

新加坡紫色交响乐团约70名表演者,11月底应马来西亚柔佛苏丹王后拉惹查丽苏菲雅的邀请,首次踏出国门,在长堤彼岸的新山奏响华彩乐章。

跟其他乐团不同,紫色交响乐团约六成的团员是有身心障碍的特需者。乐团由中区社区发展理事会成立,已经迈入第九年,目前有100多名团员,除了特需者,其他团员都是义工。

这场“新柔友谊交响曲”音乐会,由淡马锡基金会赞助,柔佛苏丹后和皇室成员以及淡马锡基金会的代表到场欣赏。

紫色交响乐团在“新柔友谊交响曲”音乐会上表演打击乐。(焦乙荟摄)

黄国玮:行动不便双手僵硬  也可以吹笛子

53岁的黄国玮,是紫色交响乐团的笛子演奏家。他从中学一年级开始学习吹奏笛子。18岁被诊断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之后,也坚持参加社区的乐团活动。

1995年,黄国玮还不需要坐轮椅时,积极参加社区乐团的表演。(黄国玮提供)

不过黄国玮的病情在35岁时恶化,经历了手术、坐上轮椅,有长达两年的时间,他不得不放弃吹笛子。

黄国玮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这两年的时间他一直在家思考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过,直到有一位社工来家里开导他,才让他有动力重新走出阴霾。他说:“能重拾自己热爱的笛子,就是值得开心的事。”

疾病导致国玮双手僵硬、气息不足,他比常人更难长时间握住和吹响笛子。一旦遇到节奏很快的乐曲,他就需要付出比别人多好几倍的时间练习,手腕的酸痛和无力更是经常遇到的事情。

不过黄国玮觉得,这些都是小麻烦。“只要把自己当成正常人,无论怎样的困难,都可以爬过去”。

在乐团的鼓励下,国玮现在经常受邀登台表演,也开课教学生吹笛子。这不仅丰富了他的生活, 也解决了生计问题。

郭勇德指挥:因材施教 发掘特需演奏家最大潜力

紫色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总指挥郭勇德对像国玮这样的特需演奏家所遇到的困难,有着充分了解。

他说,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不会第一时间降低标准,而是要求演奏家先尝试去克服。如果最后发现是生理上的原因导致某些乐曲无法演奏,他才会灵活修改乐谱或让演奏家尝试其他曲风的曲目。

因此,每当黄国玮克服困难,演奏出优美的乐曲,郭勇德总是特别欣慰。他说:“如果国玮成功了,后面跟他一样有这种身体状况的人,就会有信心。”

乐团音乐总监兼总指挥郭勇德(左)和笛子演奏家黄国玮(右)在乐团相知相处已近十年。(视频截图)

作为乐团创始人之一,郭勇德坦言,当初凭着一股热忱组织乐团,没想到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

在其他乐团,他拿起指挥棒时,大家都会立刻做好开始演奏的准备。但在紫色交响乐团,有视障患者,也有不愿意和他对视的自闭症患者,原有的那一套行不通。在多年的磨合下,他改掉平时的指挥习惯,尝试让这些特需演奏者们听着自己呼吸声的快慢急缓来确认乐曲的节拍以及什么时候开始演奏。

增进国际交流  乐团未来可期

刚刚过去的柔佛海外首演对于郭勇德来说,是一剂强心针,让他对乐团的未来有了更大的憧憬。

他说:“出国之前有很多担忧,怕不够人手照顾特需者,也怕特需演奏家们不适应舞台的灯光和音效,但事实证明,我们的团员是做得到的。”

除了积极争取机会将紫色交响乐团带到国际舞台,乐团接下来也希望引进一些有造诣的特需音乐家到新加坡来,通过授课或文化交流的方式,扩大团员们的视野。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