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达街命案牵扯出官司 死者遗孀等遗产管理人追讨39万元名表

斯宾塞(Spencer Tuppani)生前是一名商人。(互联网)
斯宾塞(Spencer Tuppani)生前是一名商人。(互联网)

字体大小:

文达街命案又牵扯出官司,死者遗孀和前妻等遗产管理人,指死者父母将死者名表卖掉套现,因此入禀法庭索赔。

轰动一时的文达街命案发生于2017年7月10日下午1时许,38岁的商人斯宾塞(Spencer Tuppani)遭岳父陈南成(75岁)杀害,陈南成被判坐牢八年半。

这起命案发生2017年7月,多名警员封锁现场调查。(档案照片)

命案事后牵扯出其他纠纷,死者的遗产管理人,即遗孀陈青青(48岁)、妻姨陈珊珊(44岁),以及他的前妻郭莉虹(45岁),为了死者一只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名表,起诉死者父母沙曼拉(Shamlal s/o Tuppani Bisaysar)和谭宝贵。

诉方立场是,死者遇害时戴着这只理查德米勒名表,死者父亲从警方处领走死者遗物后,将名表交给死者情妇杨玉琳,后者则将表转交给死者母亲。

诉方指死者母亲后来以16万元的价钱,将名表卖给一名代理商。诉方称名表属死者遗产,因此要死者父母赔偿。

案件在国家法院审理五天,法官日前发表判词。法官指出,诉方以转让性侵权(tort of conversion)为由起诉死者父母,诉方若要胜诉,须证明死者父母是为了利益而将名表占为己有。

死者父亲在庭上称,他看见死者遗物便会心痛,因此才会把名表交给死者情妇。

法官指出,死者父亲因死者与死者情妇关系密切,将名表交给后者的举动,是可以理解的,认为死者父亲没有要谋取利益。

法官也说,没有证据显示死者母亲有接过名表,最后判诉方败诉。(人名译音)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3年12月14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