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达街命案牵扯“失表”官司 遗孀起诉死者双亲讨手表被驳回

文达街命案发生在2017年7月10日,商人斯宾塞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遭岳父陈南成杀害。据《联合早报》了解,在误杀罪名下被判坐牢八年半的陈南成日前已完成服刑和出狱。(档案照片)
文达街命案发生在2017年7月10日,商人斯宾塞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遭岳父陈南成杀害。据《联合早报》了解,在误杀罪名下被判坐牢八年半的陈南成日前已完成服刑和出狱。(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文达街命案发生六年后牵扯出“失表”悬案,遗孀起诉死者的双亲,指两人把儿子死时所戴着的价值近39万元名表先交给儿子情妇,之后拿回手表转卖套现,为此要求死者双亲交还手表或做出赔偿,但被驳回。

国家法院法官吴邦恩指出,这起诉讼不仅关乎一个不见的手表,同时是一个“证人失踪”的案件。死者斯宾塞(Spencer Tuppani)的父亲承认他在案发后因痛失儿子的打击太大,所以把警方交给他包括手表在内的遗物,转交给与儿子关系最亲密的情人杨玉琳。但法官认为,诉方没有传召杨玉琳为证人,无法证明杨玉琳确实把手表交给死者母亲转卖,因此索偿诉求无法成立。

轰动一时的文达街命案发生在2017年7月10日,当时38岁的斯宾塞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遭岳父陈南成杀害。患有严重抑郁症的陈南成,因不甘女婿私吞他一手创立的公司钱财又搞外遇,愤而刺死对方。他后来在误杀罪名下被判坐牢八年半。陈南成现年76岁。据《联合早报》了解,他日前已完成服刑和出狱。

引起诉讼的是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的名牌手表,根据诉方的立场,斯宾塞死时便戴着这手表;诉方要求讨回手表,或得到38万9205元的赔偿。除了斯宾塞的遗孀陈青青,他的妻姨陈珊珊与前妻郭莉虹也是本案起诉人,三人都是斯宾塞遗产的执行人。两名答辩人则是斯宾塞的父亲山姆莱(Shamlal Tuppani Bisaysar)与母亲谭宝葵,两人已离婚。

法官认为死者父亲并非故意把遗产交给他人

根据本月份所发出的国家法院判词,山姆莱在案发隔天,从警方手上拿到儿子遗物,当中包括手表,而他同一天将手表交给杨玉琳。

山姆莱在审讯期间供称,他在接到发生命案的消息后赶往现场,血淋淋的场景让他大受打击;因为不想睹物思人,他拿到手表后决定转交给杨玉琳,因为她与儿子的关系最亲密。他表示自己当时感到非常悲伤,只想着如何办儿子的丧礼,没有心思考虑应如何处置手表。

另外,辩方也称,诉方无法证明斯宾塞死时所戴的手表就是如今他们所要讨回的那一手表,而且命案现场照片无法清楚看到斯宾塞当时戴着的手表表面。

法官接受山姆莱把手表交给杨玉琳的解释并指出,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山姆莱并非故意将属于斯宾塞的遗产交给其他人,而且当时三名起诉人也未被委任为遗产执行人。

诉方的立场是,杨玉琳之后把手表交给谭宝葵,后者以16万元的价格将手表卖掉。不过,谭宝葵否认从杨玉琳手上拿到手表,她称自己曾向杨玉琳诉苦说没钱还房租,杨玉琳提出会卖掉一个手表套现,但谭宝葵不清楚杨玉琳指的是什么手表,或以什么价格将手表出售。

诉方未传召死者情妇也没把她列为答辩人 成败诉关键

辩方原本打算传召杨玉琳出庭供证,但最后放弃这么做。法官指出,尽管诉方也可以传召杨玉琳,但诉方没有这么做,也没有把杨玉琳列为答辩人之一。法官认为,法庭可就此做出一个对诉方不利的逻辑推断,即诉方知道传召杨玉琳无法驳回谭宝葵的证词,换言之谭宝葵没有收过相关手表。法官考虑后,决定驳回诉方的索偿诉求。

这并非文达街命案首次牵扯出民事诉讼,其他与命案有关的案件包括斯宾塞的两名友人起诉遗产执行人索讨房地产权益,以及谭宝葵起诉陈南成,要求后者对她失去儿子所蒙受的经济损失做出赔偿等。(部分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