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推动数码化 望打破海事业落伍形象

蔡献安原本从事水管修护和纹身工作,后为追求稳定而投身海事业。(郑一鸣摄)
蔡献安原本从事水管修护和纹身工作,后为追求稳定而投身海事业。(郑一鸣摄)

字体大小:

“我曾以为海事业技术含量低,跟不上时代,入行后才发现这个行业比想象中更具创新力,例如运输船不断改造,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大、更快、更高效。”

28岁的蔡献安在海事科技起步公司e-Port从事销售工作,负责推销公司的科技产品,推动海事业数码化。他投身海事业至今约四年,之前是名自由业者,从事水管修护和纹身工作。

蔡献安笑说:“我热爱动手实践,也喜欢掌握更多生活技能,最初学修水管是因为家中聘请的水管工人在找学徒。我学会修水管后,便不曾打电话请水管工人来维护家里的水管了。”

蔡献安学纹身则是想探索把艺术兴趣发展成职业的可能。然而,冠病疫情暴发严重影响纹身工作室营运,迫使蔡献安反思稳定的生活,他不久后在机缘巧合下投身海事业。

数码化势在必行,蔡献安认为,借助科技提升效率对传统海事业有益。例如,滨海南码头和西海岸码头的客船服务,早前用纸张记录预定等,如今改用科技优化营运效率,无论接单或收费,都可上网或通过应用完成,方便许多。

他指出,数据显示,数码化可提升海事业的营运效率近六成,并减少25%碳排放。

海事业缺乏吸引新人魅力

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2023年初针对1000名学生、家长,以及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展开调查,了解他们对海事业的观感。

调查显示,66%的受访者意识到新加坡作为全球航运中心的地位,但仅有一成的受访者会考虑投身海事业。换言之,纵使人们理解海事业对我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这个领域仍缺乏吸引新人加入的魅力。

蔡献安认为,海事业不是欠缺魅力,而是人们对海事业的理解,往往停留在网购涉及的集装箱运输,但集装箱运输仅占海运约14%,海事业的职务实际上众多。

“更多人倾向当医生、律师,或在脸书和谷歌等科技巨头工作,也有人觉得海事业无法取得生活与工作平衡,但其实医生和律师的工作时间也很长。海事业在推动全球化发挥关键作用,目前也积极数码化,有了更深的认识,便会发现这一行并不枯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