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猖獗 消协促立法限制转卖门票及转售价格

消费者协会主席杨益财在消协博客发文说,如果这种行为不加以制止,黄牛商将不顾消费者利益牟取暴利,艺人将受到影响,消费者也更容易受骗。针对倒票和相关诈骗行为,他建议政府、主办单位和线上平台合作遏制这一乱象。(取自杨益财脸书)
消费者协会主席杨益财在消协博客发文说,如果这种行为不加以制止,黄牛商将不顾消费者利益牟取暴利,艺人将受到影响,消费者也更容易受骗。针对倒票和相关诈骗行为,他建议政府、主办单位和线上平台合作遏制这一乱象。(取自杨益财脸书)

字体大小:

黄牛商转售溢价票现象猖獗,新加坡消费者协会敦促政府立法打击倒票行为,也建议主办单位须确保门票合法且可追溯,线上平台则须加强反诈骗措施。

本地演唱会市场在疫情后强劲复苏,英国酷玩乐团(Coldplay)、美国歌坛天后泰勒丝(Taylor Swift),以及英国创作歌手艾德希兰(Ed Sheeran)等世界级明星纷纷来本地举办演唱会,然而,这些盛会总是一票难求,热情粉丝另找门路,向转售商购买溢价票。

黄牛商用网页扫票机器人抢票 或令票价失衡飙高

买卖溢价黄牛票虽属“你情我愿”,但黄牛商倒票,尤其是动用网页扫票机器人抢票,可能导致市场票价上涨至不合理的高价位。

消费者协会主席杨益财在消协博客发文说,如果这种行为不加以制止,黄牛商将不顾消费者利益牟取暴利,艺人将受到影响,消费者也更容易受骗。

针对倒票和相关诈骗行为,他建议政府、主办单位和线上平台合作遏制这一乱象。

日本溢价售票属违法 美国禁用软件扫购

杨益财提出,本地应引入反倒票法,确保只有真正有转售需求的人可以转售,同时制止转售者标价过高。

他举例说明,在日本,以商业目的转售活动门票,其价格高于原零售价是非法的。违例者将面临最高一年的监禁或最高100万日元(约9210新元)的罚款,或两者兼施。

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转售门票的溢价不得超过原价加上交易成本(例如预订费、配送费和信用卡附加费)的10%。无论门票转售几轮,该法规一样适用;转售广告上,也须注明原价。

本地如果考虑引入类似法规,也须管制利用网页扫票机器人的抢票行为。在美国的《优化线上售票法案》(Better Online Ticket Sales Act)下,绕过有关网站的安全设施,用机器人或其他软件购买活动门票,以及转售通过这样的手段购得的门票均属非法行为。

主办方应确保门票可溯源 如用区块链技术防复制

主办单位也应采取措施,确保门票合法并可以溯源。例如,一些主办单位已采取实名制的入场方式,如果门票为其他人代买则须提供授权信。

他也提到,本地也有公司利用区块链技术,让每一张门票都是独一无二且不可复制的,当门票被转售时,主办单位可以追踪其流向,很大程度上防止了诈骗。

线上平台则应该加强反诈骗措施,例如近期的日本艺人Yoasobi演唱会,门票在开卖五分钟内就售罄,主办单位Sozo随后与售票平台Ticketmaster合作,追回了由诈骗性质转售商和可疑账户所售出的门票。

强烈建议消费者只向授权销售商购票

杨益财说,为促进安全可靠的交易环境,线上平台应对转售商进行身份验证,并获取其姓名和联系方式等重要信息。线上平台还应要求转售商,在将门票出售之前,提供官方付款证明。

他也强烈建议消费者只从经授权的销售商购票,并了解主办方制定的相关条款和条件。从其他票源购票的消费者则应提防诈骗,检验门票的来源,并在确认其真实性之前避免全额付款。

“尽管倒票行为在本地尚未被明文禁止,但如果发现购票者将门票转售,主办方可能会收回或作废门票且不提供退款。”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