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吁进一步保障诈骗受害者权益 政府考虑加强问责机制

新框架按照“瀑布模式”追究责任;发生钓鱼诈骗案时,银行须负起第一层把关责任,有失责就须赔偿受害者,没失责就追究第二层把关的电信公司。若银行和电信公司都没问题,消费者须承担损失。(示意图 / 李冠卫摄)
新框架按照“瀑布模式”追究责任;发生钓鱼诈骗案时,银行须负起第一层把关责任,有失责就须赔偿受害者,没失责就追究第二层把关的电信公司。若银行和电信公司都没问题,消费者须承担损失。(示意图 / 李冠卫摄)

字体大小:

好些议员认为,将于今年推出的共同责任框架,应涵盖更多诈骗类型,金融机构和电信公司也应在诈骗案中负起更大责任,包括向受害者作出更多赔偿。政府已收集各界反馈,并会考虑如何通过新框架或其他方式,加强问责机制。

国会星期三(1月10日)就建设安全且包容数码社会的动议进行辩论,多名朝野议员就如何在骗案中保障公众权益提出建议。其中,陈有明医生(裕廊集选区)呼吁金融机构、银行以及电信和科技公司,为产品和服务纰漏承担责任,为蒙受诈骗和损失的公众作出赔偿。

议员苏慧敏(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则以几名曾受骗的选民经历为例,呼吁银行采取更多措施应对钓鱼诈骗,包括加强身份认证和查证可疑交易,而不是置消费者于不顾,让他们自求多福。“银行采取这样的做法,可能使更多人不敢积极参与数码社会,也可能使更多人对银行信誉失去信心。”

工人党议员林志蔚(盛港集选区)则批评共同责任框架(Shared Responsibility Framework,简称SRF)涵盖的诈骗类型极为有限,责任划分机制也对消费者不公平,因为金融机构和电信公司只要尽到义务,“就可免除它们的业务成本”。他再次提议,为公众须承担的诈骗损失设定上限。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去年10月针对钓鱼诈骗发布共同责任框架,就金融机构和电信业者的责任划分和赔偿机制展开公共咨询。咨询工作已结束。

新框架按照“瀑布模式”追究责任

新框架按照“瀑布模式”追究责任;发生钓鱼诈骗案时,银行须负起第一层把关责任,有失责就须赔偿受害者,没失责就追究第二层把关的电信公司。若银行和电信公司都没问题,消费者须承担损失。

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回应时解释,当初制定共同责任框架时,钓鱼诈骗是欺诈交易的主要源头,而比起其他只要求银行负责的司法管辖区,我国的框架涵盖电信公司,范围已相对更广。

“即使业者没有失责,无须通过框架作出赔偿,受害者还是有其他求助渠道。这包括银行的‘善意框架’(出于善意赔偿受害者),这可为新型诈骗伎俩的受害者提供一些帮助。”

尽管如此,杨莉明说,当局收到许多意见,政府会考虑如何通过共同责任框架或其他方式,加强相关机构的问责机制。

杨莉明也向议员强调,对付诈骗须多方合作,人们应避免互相指责。“诈骗类型层出不穷,因此我们不能把辩论政治化或诋毁任何一方,说不定日后还需要合作,应对新型诈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