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亲手检查安全吊带酿祸 高空项目调度员判监六个月

2021年2月,在义顺战备军协探险活动中心,英华自主中学学生潘信扬进行高空项目时不幸失足丧命。(档案照片 )
2021年2月,在义顺战备军协探险活动中心,英华自主中学学生潘信扬进行高空项目时不幸失足丧命。(档案照片 )

字体大小:

英华自主中学男生潘信扬三年前参加户外高空活动出意外身亡,该高空项目调度员当时只是通过目测检查他身上的安全吊带,没亲手检查,以致酿成事故。调度员星期一(1月15日)被判坐牢六个月,他承认鲁莽行事导致他人死亡。

这起致命意外发生于2021年2月3日下午1时25分,地点在义顺4道的战备军协探险活动中心。死者潘信扬(15岁)是英华自主中学中四生,他参加外展活动公司Camelot的户外学习活动时不幸失足丧命。

被告持合格证书但事发时是无偿义工

案情显示,被告努尔哈基姆(23岁)当天与Camelot职员爱莉扎(25岁)和达雅娜(26岁)一同负责高空项目。爱莉扎和达雅娜事发时分别是Camelot的自由性质(freelance)与全职员工,被告则并非公司职员,当时他无偿为该公司当义工,但拥有该公司颁发的指导合格证书。

事发当天下午12时45分,被告给包括死者在内的28名学生进行高空项目安全解说,并询问是否有人身体不适,不过无人回应。

被告接着介绍各项高空活动,并且解释该注意的事项,他也在一名学生身上示范如何穿上安全吊带。不过,被告未解释或示范,在活动中失足坠落时,该如何重新爬起来。

被告首次担任调度员 负责高空项目最后安全检查

被告过后被分派在起点担任高空项目调度员,负责在学生进行项目前,为他们做最后的安全检查,确保安全吊带妥善绑在双腿上。庭上透露,这是被告第一次担任调度员。

下午1时25分,轮到死者上阵,但被告只是通过目测,检查死者身上的安全吊带,并由此判定吊带有妥善绑上,他没有着手检查吊带是否绑得稳,接着便让死者出发。

死者成功完成第一项高空活动,接着进行第二项高空绳索行走,却在走了大约五米后失足坠落。死者悬挂在半空,离地大约15米高,他不停挣扎,尝试爬起来,但不成功。

站在高塔上的爱莉扎和达雅娜见状尝试解救死者,她们发现死者套在腿上的安全吊带已完全松脱,尝试拉起死者但力不从心,死者人吊在空中,仅靠夹在腋下的安全吊带的肩套撑着。在地面的老师指示死者不要挣扎,但死者却说他正在窒息。

被告与另一名指导员随后参与救援,五分钟后仍然无法把死者拉上来。当时死者的脸已发白,手指也变蓝,随后失去意识,不再挣扎。

半小时后才救下 死者已失去呼吸脉搏

众人在大约半小时后将死者带到地面,但他已没有呼吸和脉搏。死者被送往邱德拔医院抢救,于隔天凌晨4时41分离世,死因是颈部受压和外伤性窒息,导致多个器官衰竭身亡。

被告星期一在亲友的陪同下出庭,在犯人栏中不发一言,神情淡定。

法官批准被告努尔哈基姆(左一)3月1日服刑,被告保释出来后,用雨伞遮着脸,在亲友陪同下走出国家法院。(蔡振鸿摄)

被告的律师代求情时称,被告感到后悔,对死者的逝世感到抱歉,恳求法官判被告坐牢四至六个月。

法官下判时指出,被告没有着手检查,只是通过目测去检查死者的安全吊带,结果死者被吊带勒住,这事本来不应该发生,因此须给予阻吓性的刑罚。

涉未提供妥当培训及拯救工作指导 活动公司及总经理被控

负责策划活动的Camelot公司与总经理刘福龙(35岁)今年1月9日也被控上庭,他们被指没有采取足够措施确保他人安全,包括没有为高空项目指导员提供妥当培训,教导他们如何在参加者的安全吊带松开时进行拯救工作。

Camelot和刘福龙的案件目前在审理中。(部分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