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跟班了解工作情况 前医疗兵转行物理治疗师

王贞文(右)决定入行前,参加了跟班学习活动,了解医疗保健人员在不同岗位上的工作情况。她随后完成物理治疗学士学位课程,去年10月成为圣路加医院的物理治疗师。(何炳耀摄)
王贞文(右)决定入行前,参加了跟班学习活动,了解医疗保健人员在不同岗位上的工作情况。她随后完成物理治疗学士学位课程,去年10月成为圣路加医院的物理治疗师。(何炳耀摄)

字体大小:

在成为物理治疗师之前,王贞文参加了跟班学习活动,了解医疗保健人员在不同岗位上的工作情况。

王贞文和丈夫曾经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医疗兵。她的丈夫先转换职业跑道,到一家老年护理中心照顾年长者,而她虽然确定对医疗保健业感兴趣,但在物理治疗师和护士之间一直拿不定主意。

物理治疗不限于恢复身体活动能力

在跟班学习(job shadowing)时,王贞文接触到的一名双膝以下截肢患者,让她意识到物理治疗不限于恢复身体活动能力,更要通过情感支持和寻找生活目标的方式帮助患者痊愈。

她说:“这名患者让我思考,除了物理治疗以外,还有哪些方式可以帮他。在对方刚截肢的时候,接受失去双腿的事实,或许要比帮他做运动更重要。”

王贞文最后决定参加劳动力发展局的综合医疗保健人员转业计划,报读新加坡理工大学的物理治疗学位课程。课程内容包括到不同的医疗机构临床实习,体验中长期护理、肌肉骨骼复建、神经科物理治疗、截肢者康复,以及心扉物理治疗等不同类型的物理治疗方式。

临床实习时 每名病患情况各不相同

她说,临床实习具有挑战性,因为没有两名病患是一模一样的。“他们的病症或者病痛可能是相同的,但表现方式可能因为社会因素、个人体验,对保健的理解差异而有所不同。”

比如,一名缺少家人支持的病患,在应对个人残疾方面就有更多的挑战。这时候就要考虑是否帮忙对方安排送餐到家的服务,或者去日间护理中心增加社交的机会。

王贞文也在临床实习的时候迎来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成为新手母亲。

她得先中断实习去生产,然后在兼顾家庭的手忙脚乱中继续实习。王贞文说:“这个过程苦乐参半,非常不容易,但我最后还是完成了。”

王贞文已经在2023年10月,成为圣路加医院的物理治疗师。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