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通过社媒取心理健康知识 学者:须教育如何更好运用

一项近期的研究发现,越来越多青年出现社交焦虑症状,有些人有时可能会面临情绪转变或挑战。(示意图 / 王彦燕摄)
一项近期的研究发现,越来越多青年出现社交焦虑症状,有些人有时可能会面临情绪转变或挑战。(示意图 / 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一些青少年通过社交媒体内容自我诊断心理健康状态是必然的现象,代表人们对心理健康的意识有所提高,但学者认为,社会须进一步探讨如何帮助个人更懂得运用这些从社媒取得的知识。

“新加坡透视论坛2024:青年”星期一(1月22日)的第三场讨论以“福祉的核心”(The Centrality of Well-being)为题,主要探讨社媒如何塑造青年的生活经历,以及如何提升个人的心理健康素质。

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副教授黄志明医生说,通过社媒认识心理问题症状是心理健康知识普及的第一步。“现在要探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帮助提高个人认知,使他们能够更好地根据具体情况使用和校准(知识)。”

社会企业Total Wellness Initiative SG创办人之一郭翰龙指出,去年有些人在社媒平台TikTok冒充心理卫生学院医生,在留言区取笑心理健康问题,在演算法的推动下,人们会看到更多这类内容,对关于心理健康的对话产生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人文科学系媒体、创意艺术与社会调查学院的阿比丁教授(Crystal Abidin)则认为社媒反而会促进一些人的心理健康。她以一些千禧世代的脸书用户喜欢在平台购物为例子:“他们认为,我买了这个物品,因为它让我感觉良好。”

她也提到,青年尤其喜欢使用有聊天功能的社媒平台,根据自己的喜好将这些平台融入生活。“谈及困难的话题时,年轻人喜欢幽默地讨论这些事。”

越来越多青年出现社交焦虑症状

这场讨论也谈及“蛰居族”(hikikomori)的现象,即年轻人选择将自己封闭或孤立在狭小空间里,不与外界沟通,并可能衍生出社交恐惧等人格障碍问题。黄志明说,这类青年在本地称为“隐蔽青年”(hidden youths),主要分为两种,初级的隐蔽青年可能比较内向,喜欢独处,比较令人关注的属于第二级别。他说,一项近期的研究发现,越来越多青年出现社交焦虑症状,有些人有时可能会面临情绪转变或挑战。

本地慈善机构Impart Ltd的执行董事纳拉西曼(Narasimman Tivasiha Mani)注意到,现在有更多青年处于社交孤立。“冠病疫情结束后,这些青年没有重新融入到社会当中,而是选择在网络社区中活动。他们可能在现实生活中被欺负,没有归属感,或面对学业和父母期望所带来的压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