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不过渡“新易通” 学者:虽感意外但能理解

过渡到“新易通”卡服务的计划暂时喊停,交通部将额外花费4000万元,让乘客继续使用易通卡和NETS万捷通卡(FlashPay)。(陈斌勤摄 )
过渡到“新易通”卡服务的计划暂时喊停,交通部将额外花费4000万元,让乘客继续使用易通卡和NETS万捷通卡(FlashPay)。(陈斌勤摄 )

字体大小:

针对政府搁置成人易通卡6月1日过渡到“新易通”服务的举措,受访学者感到意外,但认为这是不得不走的一步。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黎华德(Walter Theseira)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政府的宣布令人感到意外,但也认为他们终归须接受公众关切的事项,包括控制开销预算,在付费当下看到透明价格,这些都是“新易通”(SimplyGo)无法做到的。

他猜测,有关当局当初或许以为有这些担忧的群体占非常少数,又或是能轻易地和他们交流,解决问题。但大量对“新易通”的投诉恰恰反映情况并非如此。

“我犯了政策盲点,怀疑陆路交通管理局也是,也就是认为‘新易通’若对我好,也意味着对大家都好。这是因为作为一名中高收入的乘客,使用‘新易通’确实比较方便,无须再为储值卡烦恼。错误在于假定每个人也这么看事情。”

新加坡管理大学战略管理学助理教授范平正说,成人易通卡将过渡到账户式“新易通”系统的消息一出,虽引起公众不满,但他当时依旧认为陆交局会按计划行事。直到乘客没法将NETS万捷通卡(FlashPay)换成NETS预付卡后,他就认为“过渡计划好像规划得不够周密,因此若延迟进行或走回头路就比较不令人意外”。 

约三分之二成人公交车资 已使用“新易通”服务支付

过渡到“新易通”卡服务的计划暂时喊停,交通部将额外花费4000万元,让乘客继续使用易通卡和NETS万捷通卡(FlashPay)。根据陆交局提供的数据,“新易通”服务自2019年推出以来,已有约三分之二的成人公交车资使用新易通卡或免接触式银行卡支付。

问及单凭数据,是否意味着沉默的绝大多数要为发声的少数“买单”,黎华德认为,确保我国的公交系统考虑到所有新加坡人是非常重要的。

“(4000万元)确实是笔显著的花费。不过,若意识到那些受系统过渡影响的乘客的担忧后,还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走,我觉得要重建他们对系统的信任会很难……作为纳税人我们要承担,但公交系统必须具有包容性,或许这跟为低收入乘客提供津贴等没有太大的差异。”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