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人穿二手服饰拜年 商家新年前业绩增四成

二手服饰商REFASH自六年前创立以来,每年新年前收到的二手服饰是平时的三倍,今年这期间的业绩比平时多四成。(关俊威摄)
二手服饰商REFASH自六年前创立以来,每年新年前收到的二手服饰是平时的三倍,今年这期间的业绩比平时多四成。(关俊威摄)

字体大小:

人们的环保意识提高,二手服饰商近年来每逢农历新年将至,收到的二手服饰是平时的三倍至六倍;穿二手衣服拜年也成为一种时尚,有商家的业绩比平时多四成。

二手服饰商Thryft临近新年时收到的二手服饰是平时的六倍,其间的业绩和平时相近,但整体的业绩从2020年起,每年增长一倍。另一家二手服饰商REFASH自六年前创立以来,每年新年前收到的二手服饰是平时的三倍,今年这期间的业绩比平时多四成。 

Thryft售卖的二手服饰介于5元至50元,大多数的价位在30元以下。(郑一鸣摄)

物价上涨加上重视环保 二手服饰获消费者青睐

Thryft联合创办人兼营销主管徐嘉誉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更多人重视环保,加上物价上涨,消费者在花费上更谨慎,二手服饰的价位比较低,质量也不差,近来获得更多人青睐。新年期间收到的二手服饰,多数是人们在大扫除后送来的。

Thryft售卖的二手服饰介于5元至50元,多数的价位在30元以下。徐嘉誉说,过年的开销不少,购买二手服饰,能以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全新的造型,也为环保尽一分力。

REFASH售卖的二手服饰价位都在20元以下。创办人孙伟祥说,公司刚起步时,业绩靠近新年时会下跌,一直到后冠病疫情时代,购买二手服饰变得流行,刺激了销售。

他说:“通货膨胀的压力相当大,人们的预算比较紧,如何花较少的钱购买好看的衣服变成一种潮流。此外,更多年轻人,包括阿法世代(Generation Alpha,即出生于2010年代初之后的一代人)已进入市场,他们都对二手服饰持有比较开明的心态,想为保护地球做出贡献。”

REFASH售卖的二手服饰价位都在20元以下。(关俊威摄)

孙伟祥认为,思想比较传统的人,或许难以接受新年穿二手衣服的做法,但新年的“新”,也可以指新的造型。“一些人上网购买一件六七元的衣服,穿了几次就丢,这样的消费方式间接鼓励生产商扩大生产规模,产生更多垃圾。人们应重新审视自身的时装消费习惯,思考如何买更耐穿且不过时的服饰。”

从事顾问工作的杨林(27岁)自2018年起,每年新年都会到二手服饰店买新衣服,并和家人出国光顾二手服饰店。她说:“别人怎么看二手服饰不重要,在我眼里新买的就是新的,只要穿得舒服,并懂得搭配,还是会得到亲朋好友的美言。穿出新意更关键。”

服饰新旧是其次 农历新年核心意义代代相传更重要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总裁刘思伟说,购买二手衣不完全符合买新衣的传统习俗,但也证明文化和传统会随着时间演变,持续被社会重新塑造,重要的是确保农历新年的核心意义得以代代相传。(郑一鸣摄)

传统习俗会与时并进,新年穿新衣服或旧衣服是其次,重要的是确保农历新年的核心意义得以代代相传。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总裁刘思伟说,“尘”和“陈”发音相近,人们除旧迎新,希望把霉运赶走,穿新衣迎来好运。不过,人们近年来对个人行为如何影响环境有更深的认识,掀起了再利用和回收服饰与其他物品的浪潮。

他说,购买二手衣不完全符合买新衣的传统习俗,但也证明文化和传统会随着时间演变,持续被社会重新塑造。

例如,农历年初三传统上是“赤狗日”,被视为不吉利的日子,人们选择闭门不出,但现在的公共假日只有两三天,更多人会充分利用时间拜年,与家人好友聚会。此外,几年前冠病疫情暴发时,一度无法拜年,人们开始在聊天群发贴纸等,保持联系。

刘思伟说:“关键是如何取得平衡,让传统习俗有空间与时并进的当儿,也确保这些习俗的核心意义不被遗忘,继续传承给后代。农历新年的意义在于珍惜一家团聚,不必过分在意穿的是新衣或旧衣。”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